与父亲的距离 ,来源网友: 羊白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小时候父亲在铁路上工作,几个月才回家一次。在我的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拥抱过我,身体接触会让我们感到不自然。记得有一年春天,在上学的路上,我们班一群同学叽叽喳喳的聊天,其中一个人砸我胳膊说,你爸回来了。我抬头一看,五十多米外,果然有一个父亲,肩上挂着一个黄色的挎包。毫无疑问,有好吃的,有家里需要的。

和同学说话的时候很烦,心不在焉。再往前走20多米,这条路就到了我父亲来的那条路。虽然心里期待着父亲,哥哥姐姐妈妈也期待着父亲的归来,但还是不想和父亲正面相见。我该怎么称呼他?他会对我做什么?这一切都让我脸红,恐慌。

越来越近了,我得做点什么。我不知道我父亲是否见过我。反正我觉得很难受,有一种想逃跑的欲望。我渴望一个岔路口。但是不行,停下。说不通。同学们会怎么看我?

无奈之下,我谎称有急事,就让同学先走了,然后偷偷溜进了路边的油菜田。

这件事成了我记忆中的痛,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我不知道我父亲当时有没有看到我。如果他看到了,那一定会成为他的痛苦。我和我父亲的关系超出了常识。从心底里,我们不想那样做,但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缺乏感情基础的家庭纽带,尤其是两个沉默寡言的人,一对对就尴尬。

当然,我和父亲之间的距离,除了家庭因素,也有时代的因素,我不抱怨,不责备,只能接受。尤其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我试着从父亲的角度去理解父亲,理解他的初衷,理解他的困境。但这一切所谓的“原谅”都只是建立在理智上的。———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我们应该彼此相爱,彼此温暖。在家庭中,理性其实是稀缺的,但却是友好谨慎的握手,不能散发热量。所以我和父亲的关系不冷不淡,更多的是出于礼貌,所以一直搞不清楚。

有一次父亲住院,病情很严重。我们的孩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午夜过后,我躺在父亲的床边,困得眯起眼睛。恍惚中感觉头皮痒痒的。突然,我意识到父亲在用手抚摸我的头发。我灵动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我的内心充满了起伏,但最后还是没有爬起来。反而选择了继续装睡。我不忍心打扰这神圣的爱抚。多珍贵啊,让人又悲又喜!

我理解父亲的心情。我们之间距离太远,隔膜太多。我们有血缘关系,但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只能在深夜触碰,隔空相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