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字路口等着 ;文章来源: 李金松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题字】我想把这份文件送给那些远离父母的孩子。他们的余生并不长。不要让他们等太久。经常回家。

冰心说:“童年是梦里的真相,现实中的梦,回忆中含泪的微笑。”童年,梦幻般的一天,未知又充满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一天天长大。每当我们在某个路口徘徊,总会有人牵着手指路。这个人是我们的父母。

每个人的记忆中都有一个丰富多彩的童年,但每个人对童年的感受都不一样。

我的童年好像很平淡,童年的那些事都很遥远。然而,很多事情都藏在我的脑海里,包括快乐、悲伤、幸福和痛苦。

我不知道我是从几岁开始记起的,但是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在我的脑海里都历历在目,有些甚至刻骨铭心。

我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懂得照顾两个小姐姐了。姐姐比我小三岁,妹妹比我小五岁。那时候姐姐可以自己玩,妹妹学步需要牵手。以前大多数家庭都是抱一个,抱一个,抱一个,很辛苦,但也很幸福。有人说,幸福和快乐是一种感觉,与财富地位无关。一定是合理的。当时国家不富裕,甚至不穷,但没有人觉得苦。父母在黑暗中早早起床,背对着天空面对黄土,养家糊口。一家人历尽艰辛,其乐融融,心中充满幸福。

母亲的怀抱是每个孩子最温暖的港湾。妹妹经常为妈妈哭,因为妈妈不在家。妈妈每次回家都不在乎身上的灰尘和手上的泥,眼巴巴的抱起小姐姐,是最稳重的一个。在妈妈怀里,每个孩子都会安静,大概就是母性吧。

小时候放学回家,不是忙着写作业,而是在炉子上做饭,等着爸妈从地里回来。饭菜做好了,三个孩子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等着他们。也许这是一种在家等待。

那一年,只要父母踏进门槛,我都会踮起脚尖,打开盖子。一家人看着热气腾腾的火炉,响个不停的锅碗瓢盆,一起吃饭,哪怕是咸菜萝卜,幸福都在这里,父母一天的辛苦都消失了。

一天午饭后,妈妈说下午要去二姨家。只有制作组工作一天,才会有一天的工作点。妈妈要去二姨家。一定是重要的事情。

炎炎夏日,山里的孩子无处可去。我和两个姐姐一起,打开竹席铺在地板上,坐着,躺着,有说有笑,或者睡觉,农村的孩子就这样打发时间。

我爸妈去生产队上班,我带着两个妹妹,每天都在等爸妈早点回来。童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等待。

然而,今天不同了。在我们孩子的心目中,妈妈好像去了很远的二姨家,或者说是很久才回来。虽然,我妈说走了就早点回来,带点好吃的。

太阳在天空中鼓鼓的,山中的绿却让人舒服。

大概是因为想着早点见到妈妈,感觉时间过的很慢,想着一起找妈妈。

在回家找妈妈的路上,我们来到了村口。村口有个岔路口,那里有两个大树,只有几个人能折。小时候不知道二姨往哪边走。我带着两个姐姐,不敢走远。就在这棵大树下,一边玩,一边等,摘一朵小花,抓一只蚂蚁,抓一只虫子,在路口等。

山上的太阳往西走会更快,太阳下山天空很快就暗淡下来。

等了很久,妈妈没回来,妹妹开始哭。后来姐姐也哭了。心里也很难过,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哄着两个姐姐说:“妈妈马上回来,给我们带好吃的。”后来,我们都坐在地上。每当看到两姐妹哭,我就说:“妈妈回来了。”笑话让两姐妹信以为真,但是说多了就不信了。

天黑了,心里害怕。我想,为什么我妈不回来,不回家,不要我们?我和两个姐姐哭成一团,妹妹哭了一会就睡着了,我只好抱着坐在地上。大姐挂着眼泪,一个人拔草,玩泥巴,在昏暗的灯光下扔石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脚步声,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认定妈妈回来了。我妈走近一看,发现是真的。大姐扑向妈妈,大声哭着喊“妈妈,妈妈。”我跺着脚生气地对妈妈说:“妈妈,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在这个路口,我妈紧紧抱住我们三个脏兮兮的孩子,抹着眼泪,只有抽泣,没有言语。

妈妈在,家在,有妈妈的孩子就是宝。父母出门等回家也是生活中常见的。然而,这种等待深深地烙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今天经常在想,如果等不到妈妈那天回来,日子会是什么样子。

古语有云,“父母在的话,不远行一定要好好旅行。”父母最大的希望就是孩子能结婚,能有一些出息。

父母辛苦了一辈子,想要的是让孩子离开小山村,周游世界,追求自己的世界。

十八岁的一天,我起得很早。我没有说,而是熬了一夜,等着这样的时刻,因为在这一天,我要成为一名军人,报效祖国,这不仅是我自己的梦想,也是我家的荣耀,因为从那天起,“军属荣耀”的牌匾就挂在我们家门口。

天亮了,我推开窗户,在吱吱嘎嘎的声音中,我看到了清晨的村庄,笼罩在一层迷雾中,远处的山顶上出现了微弱的曙光。新的一天已经到来,新的世界将会到来。

天空开始亮起来,从远处传来明亮的阳光。我穿上崭新的军装,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带着山民的淳朴和勤劳,带着浓浓的泥土气息,走出了养了十八年的家。

父亲提着部队给我布置的旅行包,母亲提着我最爱吃的水果和鸡蛋,村干部和街坊老乡敲锣打鼓为我送行。

我和爸爸妈妈就这样一路走到村口,来到了一直在等妈妈回家的路上,告别了养了18年的父母,远走高飞。

父亲脸上没有笑容,拍了拍我不够强硬的肩膀,没有多说,只是对我说:“到了部队,要听首长的话,经常给家里写信。”我妈拉着我的手,把我的头蒙在胸前。一抬头,我看到妈妈眼里的泪水,让我舍不得离开儿子。

三年义务兵役,等三年见面。想着那天,只花了三个小时就等妈妈回家了。焦急的等待让我们三个孩子哭成一团。现在,在这个十字路口,父母要等三年或者很久。

等待亲人的归来,一个希望,一个快乐,一个悲伤,一个痛苦。事实上,我儿子离开了几十年。“养儿防老”,养一个儿子,为了把杆子搭在老人肩上,我爸妈默默的干了一辈子,因为儿子已经走了。

我记得我爸妈活着的时候,每次回家都会在这个路口眼巴巴的等我们。每次走的时候父母都会在这个路口给我们送行,说是给我们送行,就是为了多看几眼。当时我没能理解父母等孩子的悲伤和父母看着我们离开的痛苦。

离开家乡后,父母后来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大概是四儿的急切,妈妈想出了“儿子回来”的主意。她独自走出家门,想来到那个十字路口。妈妈一直患有哮喘。如果她走不远,她就走不了。她不得不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一个邻居路过,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了母亲,被送回家。

我妈去世的那几天,我爸一个人住。有一次去山里打工,被毒蜂咬了,烧得很厉害。我一个人在床上躺了两天,一口饭也没吃到。事后我们才知道,我们责怪父亲,那为什么不告诉他呢?父亲擦了擦眼泪说:“你今天回来了,明天就要走了,不能留着你的。”

每次想到这些,我的心就像一把刀,总是后悔自己没能“经常回家”。父母在,家在,内心的归属也会在。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一切都在变化,人生苦短,很多美好的东西都在等待中失去。

孩子成家立业,生活富足。但是,母亲过度劳累而死,没能享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时光,先于父亲离开。后来的日子,每当我们在那个路口停下来,父亲孤独的身影肯定会出现在那里。父亲一直说:“看到自己的孩子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真的很高兴。”但是,当你看到父亲对这片土地的坚持,深山老林,无人看管,甚至是一片凄凉的处境,你作为一个孩子能说什么呢?心是一种煎熬,也是一种折磨。

现在回到那个村子,站在那个路口,看不到父母,心里空荡荡的。但是,曾经等着我们回家的父母的眼神,永远不会被抹去,会越来越深刻地浮现在脑海里。他们经常让自己站在那个路口发呆,以至于会哭。在那个路口,我一直在想,也许,我可以等到父母回来,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站一会儿也是一种内心的安慰。

小时候,看到父母回家,是每个孩子最温暖的时刻,也是人生的第一次幸福。孩子等不及父母来的时候可以抱怨。他们可以哭,也可以痛哭。父母,等待孩子归来,只能偷偷抹眼泪,只能默默掩饰委屈。在同一个路口,等待是不一样的,但心里的希望和痛苦是一样的。

孩子是父母的骄傲,是父母心中的太阳。父母愿意付出,期待孩子不再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那种放下,就是人间大爱。世界上有很多人羡慕你的成功,但只有父母会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站在你身后。

远离父母是不孝,活着也是无奈。前几天偶然看到一条消息,晚年最痛苦的父母是那些“孩子有出息的”。全世界的父母,爱这片黑土地,一辈子努力,只求孩子的美。

“过几天我会回去看你”。需要多长时间?经常回家,不要让他们等太久。因为有希望,就有等待。没有希望,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等待是一种感知,是心与心之间的一种联系。有一天,一直在那个路口等着的人不见了,太晚了,留下的只有遗憾和心痛。

也许,人生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人的出现,等待美好的一天,等待美好的结果。等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思念,也是一种爱与牵挂,痴迷于看,永恒的等待,甜中带酸,深情,是一种含泪的幸福。

随着时间的流逝,时间飞逝,就像一眨眼的功夫。父母所生的五个孩子,从大山深处来到了美丽的城市宁波。他们有房子,有车,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他们的父母都走了,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思念。“父母在,人生还有空间,父母走了,人生只有回家的路。”余生不长,不要等太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