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角的声音很远 ,来源: 囚禁的风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秋天的旋律开始弹得很动听,很快千禧年就到了,中秋节也临近了。看到街角卖荸荠的担子真好。卖荸荠的老人用扁担挑着两个浅筐。一筐是熟的,一筐是生的。煮熟的颜色是深紫色,像是用乌木雕刻而成的小工艺品;生粉色鲜嫩,全身涂上诱人的粉色。鲜荸荠的外形非常帅气,尤其是放在稍微翘起四角的盘子里,像小元宝一样吉祥喜庆。

这种菱角我比较熟悉。曾几何时,这对农村儿童来说是一种普遍的恩惠。现在城市里的孩子很少见到吃的,因为零食太丰富了,已经不稀罕了。就算是正宗的农村孩子也体验不到多少采玲的兴趣。

小时候,在老家门前或者高高的山脊上,有一个像镜子一样浅的池塘。山脊被茂密的芦苇和弯曲的树木包围着,而池塘里则长满了荷花和钻石叶。凌叶绿中带紫,喜欢被羞涩包围。

虽然暑假结束了,头顶上的太阳还是很热。割草或者放牛回家晚了,贪玩的伙伴自然不会错过在池塘边玩耍的机会,因为男生可以通过狗爬“在池塘里乘凉几次”,女生胆小,但天生爱美。他们很快在田野里用野花编成花环,戴在牛角上。还有,池塘边的芦苇里经常有各种各样的鸟来筑巢。细心的同伴可以靠寒冷找到一两个浑的野鸭蛋或者一个大的青鹅蛋,我别提有多开心了。

但是也有令人讨厌的时候,我们赤脚的时候,脚底不是被茅草弄疼了,就是热得要跳起来。但是晚上睡了,第二天就没什么感觉了。

夏天,菱形的叶子开出白色、黄色或粉色的小花,像满天的星星一样点缀在蓝色的水面上。

曾经,我们仿佛发现了一个别人不曾发现的秘密:咦……挤菱形叶,像蚕吃桑叶,发出“滋子”的声音!像朋友间的耳语。我们忍不住睁开眼睛去寻找。有个外号,猪三歪子,突然发力大喊:“‘水鬼’来了,快跑!”几个小一点的孩子不解,看见大一点的孩子在跑。“Wow……”也跌跌撞撞跟着领导哭着跑回家。跑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哥哥姐姐们在某个时间不见了。回头一看,歪脖树下,你挠我,我帮你一把。我笑得前仰后合,才知道自己被骗了。然后他像晒黑的泥鳅一样用胳膊擦眼泪,破涕为笑,慢慢往回走。

摘玲的时候,果实会饱满饱满到初秋,可我们在哪里等呢?天天等着看。土豆熟了,花生熟了,玉米熟了,也可以摘荸荠。

“移芙蓉,船移白鹭飞;莲丝缠腕,菱角扯衣远去。”在童年的乡村,这部文学作品中描写的采菱曲的诗情画意一点记忆都没有。池塘里的菱角是没人种的,好像也没长辈照顾过。长得完全是自由的,但是站得又高又茂盛也挺让人费解的。

采凌需要秘密进行,所以有一种冒险的快感,因为父母怕我们滑进水里被“水鬼”抓住。

于是同伴们悄悄勾搭上迎接,把牛、猪、羊赶到约定的地方,跑到池塘边。“Burst”“Burst”经过一场比赛,几个凶悍的男人跳进池塘中央,胆小的女生战战兢兢的跟着水,把男生扔到池塘边的菱角苗上,翻过来。哈,胖红绫,绿得像四角饺子。男孩子们不肯马上停下来,摘了荸荠,在池塘中央开始了一场水战。“哗啦哗啦”泼水嬉笑,吓得虾蟹鱼贯往荷塘深处游去。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天空中燃烧的云朵在燃烧,却依然意犹未尽。等我们恢复过来,就迫不及待的跑到树荫下,开始分享我们摘的美好果实。

我们只挑红菱吃,白嫩、酥脆、生甜丝丝;青菱水渍,有一股苦味,因为没有熟;野菱,俗称“鬼水菱”,浅褐色,只有拇指大小,长有锋利的刺。剥下来不容易。经常会不小心把手掌从一系列缝隙中抓出,疼的人尖叫。

菱角生吃是不够的。聪明的那位就生火,把红紫色的老菱角放进火里烤。很快,四周就有一股烧焦的味道。从灰里拔出来的菱角烫到了手指,只好轮流翻手,放在嘴唇上,一直吹。天不热的时候,他的嘴被咬成两半,手指拿着一个菱角尖往嘴里灌。完好无损的半粒菱角米顺势落入他的口中,粉香四溢。

当对胃口满意的时候,两人仔细对视,一个个都变成了“花猫脸”,手、衣服、脸,尤其是嘴巴都快黑紫了。然后,他们互相调侃,“投稿”大孩子给小的起外号。小家伙们摸着头,翻着黑眼睛笑。

渐渐地,夕阳西下,晨星升起。这时草坡上的牛羊也吃饱喝足,肚子溜圆了。我们心满意足地唱了一首小曲,催他们各自回家。

时间悄悄流逝,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在江南水乡吃过精致的菱角菜肴,尝过嘉兴最有名的鸳鸯湖的菱角,饕餮盛宴,或者小泽的普普风味,都比不上故乡的记忆和难忘的童年。

“sell……Trapa natans…………。下午,寂静的小巷里传来遥远的喊叫声。“毕华荸荠灌满池落”的时候到了。荸荠、乡村、童年的味道淡淡地飘散出来,往日温馨的画面在脑海里展开。唉,什么时候才能回老家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