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多年的“门对门” :来源网友: 马士友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从山东老家回到上海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但依然记忆犹新的画面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久久不能消逝。作为一个流浪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家是很正常的,但是想着逝去的青春,依然无法用任何记忆抹去烙在心里的印记。我在这里只能拼命思考,反复思考,像电影一样重现那些片段。

那一天,我正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速度之快,上海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然而,1000多英里的路程终究停留在了高速公路旁边,因为再快也无法超过心回家的速度。那一瞬间,仿佛世界都在和你作对,油门踩到底,速度还是一样。

经过五六个小时的挣扎,我终于熬过了高速出口的最后一站,进入了一条我多年未走的路,那就是羊和村庄之间的狭窄小路。车的速度降低了,但心里还是很焦虑,激动的时刻很快就要呈现了,因为已经十年了,我还没爬上小时候翻筋斗的门槛。

马上进村的那一刻,突然眼神有点模糊,真的模糊,到现在也没想到这一刻是失忆了,还是奇怪了。村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记忆中的小巷依然如故。不过还是有点不确定是哪个门,毕竟装修了十几年。唯一能确定的是老母亲的声音,打断了我叫鸭叫鸡的优柔寡断。

啊,院子里的树不在少数,但已经不是搬小板凳就能上去的小树了。你看那棵杏树,长得很粗,树冠很大。北方虽然是冬天,但我还是觉得一切都充满了生机。不一会儿,院子里挤满了人,老百姓都喜欢看。贾茜大哥的大嫂,店主的三姨等等,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老祖宗。但是,也有一些二三十岁的小媳妇,正牵着孩子在怀里。这些脸真的很生。没有害羞,完全不认识,之前也没见过。那时候我离家出走,他们的男人还是幼稚的男孩子。一个个介绍,弟妹,侄女之类的。在不断的交谈中,我觉得有点沙哑,声音开始逐渐变小。我从来不觉得丢人,因为我说话的声音总是很大。以前放学在家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大。我讲的是政治史,从来不在家。西野寺的路人都能听到。有人以为我们家吵架了,就伸出头来看。

我妈还是那个样子,因为我能记得的时候,她是个老女人。家里的生活负担沉重地压在她的肩上,使她早早驼背。从记忆里,她的手好粗糙,像老树皮牵着我们稚嫩的小手。生活给了每个人训练和经验,同时也折磨着每个人,因为是她创造了人类社会的文明,带来了黑暗的邪恶。幸运,快速,走进了幸福的殿堂。不幸的人承受无尽的罪恶。

晚饭后,妈妈坐在黑板上,看着我在灰色和黄色的灯光下批评过去的书。从小学到中学的课本,一个个摸,轻轻弹掉上面的灰尘,然后慢慢一个个放回去。

打开高中毕业留言本,突然出现一个刺眼的字体,是当时的政治老师吴少山写给我的那句话。“最近的路最难走,最好的音符最难唱好。”十几年,过得好快。时间送走了青春,带来了成熟,抹去了很多眼泪。那句话成了我的座右铭,一直激励着我。它陪我走过了内蒙古大草原的寂寞,路过山西,匆匆逃离广州,最后降落在上海的大世界。

再往下翻,在盒子的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有我的相册。这是我学生时代的照片。那年在那月,我们坐在房子后面的教室里,学习启蒙的字母。那年在那月,我们坐在低矮建筑的教室里,听着老师清晰的指令。那一年在那月,我们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师里,规划着我们的未来。这些年来,我从未离开过家乡,从未离开过家门,挨家挨户的生活。

上海的夜景那么美,我感受不到她的温柔,因为我的爱在家里,却回不了家,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孤独的路人,家在千里之外。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门,感觉挨家挨户都是自己的家。我一直在逃避,我一直在重新寻找,我希望我心中的那扇门,会挨家挨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