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收器中的爱 、投稿: 雪心文敏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有人说,父爱山,山如坚重;母爱如水,润泽温柔如水。在我的世界里,无论是父爱还是母爱,都变成了一串由波浪中的人物连接起来的代码,真实又虚幻。如此接近,却又如此遥远,如此遥远,却又如此接近。

我常年留学,从高中到大学到研究生,从县城到省城到省里,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远。加上寒暑假,一年有两个多月在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我知道刚参加工作不久,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了。这样,与父母的联系只能通过电话。我是一个想家的孩子,每周至少要给家里打两次电话。可能因为是女生,我一般都和我妈打电话。有时候妈妈不在,爸爸会问:“爸爸,妈妈呢?”和父亲的对话一般比较简单。每次我都问他最近忙不忙,做了什么,让他注意身体。每次父亲就说几句话,问我还有没有钱,问我不要存,想花什么花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不要不甘心。然后,爸爸会笑着说:“好吧,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和你妈妈谈谈。”我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不会说华丽的语言,也不会和我谈人生谈文学。即使我高考考研他也不会给我任何压力,只让我自己选择学校和专业。唯一的要求就是保持身体健康。爱情是无声的,对于一个只上过小学的农村中年男人来说尤其如此。我明白父亲已经把所有的感情都投入到那些简单的文字里了。虽然很简单很简单,但是在我心里很重,好像有几千斤,一万斤。这是我生命中难以承受的重量。所以我一定要把它深深的保存在心里,变成生命的能量,前进的动力,才能承受这份无声而沉重的父爱。

也许在每一个家庭中,母亲都扮演着关键的角色,每一个家庭成员都与母亲保持着最亲密、最直接的关系。对我来说,母亲是我生命中的保护伞和精神支柱。是她让我在漫长的旅途中找到精神皈依,让我在孤独的挣扎中不孤独。平时在电话里,我和我妈大多是日常聊天,甚至聊邻居,但我们总是报喜不报忧,因为怕我担心,她在家里从来不说什么。我记得有一次我爸爸在爬梯子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幸运的是,周围有一堆干草,以免处于巨大的危险中,但他仍然摔得很重。我父亲在那些日子里什么工作都做不了,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对于孩子不在家的父母来说,他们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我们回家。家里三姐妹常年不在家。姐姐嫁给了千里之外的省城。她通常要去上班,但她只能偶尔回家。姐姐也在外面工作,我在学校。也许期待我们回家是我父母最大的愿望。前几天,姐姐放假回家。回家前几天,我妈在电话里跟我说了好几次,我的激动和期待溢于言表。在姐姐回家的日子里,我在电话里感受到了妈妈的幸福和满足。说话的语气不像平时那么平和温柔,而是跳动着,闪闪发光。就连文字也像普通的精灵一样,欢快地跳舞跳跃,甚至还有不可思议的新发明创造。无法掩饰的微笑和甜蜜,在电话那头让我无法静下心来,仿佛随着这欢快的节奏起舞。我知道这是母爱最真实的表达,没有任何的杂质和矫情。父母的愿望就是这么简单,他们只是希望我们能多回家几次,哪怕只有两三天,也能带给他们无尽的快乐和满足。

很长一段时间,电话成了我和父母之间的桥梁,传达爱的秘密渠道。正是通过这些波澜,传来了父亲的谆谆教诲,母亲的温暖和温柔,以及给我力量和勇气的能量。这种能量足以让我有信心战胜一切恐惧和未知。是的,是那么远那么近,那么近那么远的是你,也就是这份伟大的父爱和母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