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母 :作家: 许世礼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我出生十天就被带走了,三十多年没见亲生母亲了。那年我在一个村子打工,去了一个叫曹庄店的村子。没想到村主任是我姐的爸爸。我在他们家吃饭的时候,我姐跟我说我被带走了,我姐想认我。

说实话,我已经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认识对方。第一,怕伤害养父母。二是怕养母。她从小就给我施加压力,伤害你,但她绝不会让你有任何违背她意愿的言行。我怕一旦认识,家人会失去平静。感觉自己的一切行为都在养母的监督之下,所以即使孤独,也不敢有和家人交往的想法。和三姐的偶遇打乱了我的位置。经常跟村主任一起学习,经常被叫去家里吃饭。姐姐和哥哥和我简短的聊了几句,我无法拒绝,只好默认。很久以前,我遇到我姐姐后,我妈妈想见我,但我一直不敢答应。

和亲生父母见面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当时我偷了个小生意维持生计。也就是周日骑自行车把石家庄的羊毛卖给外地的一个村子。有一次,我把羊毛卖给妈妈的村子。事实上,我中午也想去姨妈家吃饭。我姑姑是我养父的妹妹,养父把我从妈妈身边带走,给了我的养父母。这个村子是我经常来来去去的地方。阿姨和媳妇关系不好。她媳妇有精神病。当她病重时,她会打婆婆。阿姨经常被媳妇打。每当发生这种情况,我都要用驴拉的平板车载着姨妈到我家,养一个月,等她完全受伤,身体强壮了再送回去。养父母和姨妈感情很深。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他们开心。我知道我父母和我哥哥住在哪里,但我不敢见他们。每次来都是绕过他们的门,悄悄去接阿姨。这一次,我用自行车驮羊毛,出事了就去我妈家门口卖。过了一会儿,三个人从院子里出来,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老人和一个老太太。

少妇说,“妈妈,你看毛线。我给你织一件毛衣。”

老太太说:“我有一件毛衣。”

“那就给我爸织一个。”

老太太说:“你爸爸有。看看好不好。如果好,我想织一件背心。”

我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这三个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二姐。

三个人让我打开毛线包拿出来挑挑。我二姐和妈妈跟我讨价还价。我要求最低价,他们最后决定买一斤。

听二姐说要买,爸爸转身从家里拿出一杆秤:“我看看你的毛线够不够。”

我心里暗暗发笑。看儿子卖的东西够不够,对我来说是个笑话。

回家路过三美村。我把我的经历告诉了三美,三美很快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的父母。他们都后悔自己只看羊毛,儿子站在他们面前不自知。

不久后,养母得知我和姐姐认识的消息,和我大吵了一架,骂我有毒可恨。相爱的母子俩一度成了仇敌。我实在想不通。我半辈子都在身边,只有一个养父母,连半个亲人都没有。我明明有七个兄弟,怎么就认不出来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互相认可,只会帮助我孝顺养父母,不会伤害他们。为什么养母要这样对我。

在我极度难过的时候,三姐和他老婆带我去了父母家。那一天,我真的很想和亲人聊聊我心里憋了很多年的委屈。但是我父母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他们除了为我的归来感到高兴之外,还一直向我道歉。妈妈说,我孩子多,没办法。你三哥也给人了。八岁那年,养父母去世,我一个人跑回来了。你还和一个小时候就去世的哥哥出去了。不管怎样,你现在过得很好。我们为你感到难过,你知道我们的困难。我妈还说了我身后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说那几年的口粮都是团长定的。不考虑大人小孩,一个人一年集体给360公斤口粮,18尺布。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其他名字。

我从不抱怨父母的想法。一个家庭有八九个孩子,谁能在极度贫困的时候养活他们?

说起养母,妈妈的话让我不敢再伤心。妈妈说你妈妈(养母)那样对你,是因为太看重你,太爱你。她把你养的这么大,你不敢有不尊重的想法。她不想让你认出我们,所以她会尽量远离我们。我生了你,没养你。你要记住他们的好,好好报答他们。我们家从来没有一个忘恩负义的人。父亲对母亲很随和,表达了同样的意思。见过一次父母后,浮躁的心情变了。我对养母频繁的烦恼有了不同的理解,心情也在好转。

养父母去世后,我和父母接触多了,母亲也经常向我表示愧疚。我劝我妈说,我不怪你。世界上这种事情太多了,父母都有困难。他们不会为了把孩子送人而抛弃孩子。但是我妈妈的疙瘩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有一次我妈从木箱里拿出一个纸袋,小心翼翼的打开。它是六个银币。妈妈说,我存几个银元,八兄弟每人给你五个。多给你一块是我妈妈的礼物。鼻子酸酸的,感觉那六个银元好重好重。

妈妈很节俭。回到妈妈身边,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妈妈在做饭的时候切了盘子里的茄子柄。我提醒了:“妈,茄子掉到菜里了。”

妈妈说:“对,我爱吃茄子。”

三姐说:“妈妈舍不得丢,就说爱死了。”

吃饭的时候,我妈在每个人的碗里放了足够多的鸡块,但只在菜里舀了一些鸡汤。我和姐姐的姐夫把肉放进她碗里,她什么也没说。别人吃的骨头,我妈都嚼烂了。我给不了她肉,只好带头把肉骨头啃一两下,然后扔到放骨头的盘子里。

我妈看到我的意思就不好意思说:“家里一直人口多,就是靠存钱花了不少钱。否则,七八个孩子都可能长大。”

晚饭后,我妈妈洗锅。我发现她对用水特别挑剔。第一次,她用很少的水,把杂七杂八的东西全部刷下来,倒进鸡碗里;第二遍洗锅碗,给外面的驴浇水。

妈妈说:“你爸爸常年在外做生意。自己拿不回水,一点也不敢浪费。”

三姐说了很多她妈节俭的话。比如别人用卫生纸,她妈妈会把脏的一面折回去,继续用干净的一面。比如你看到别人家倒出来的煤球还没烧完,你妈晚上就早起筛煤球。她说白天放映怕让你尴尬。妈妈有做早操的习惯,但每天早上回来一定要捡一小捆树枝或柴火。其实我妈现在也不穷,因为夫妻双方都一直在开小店,孩子也经常因为孝顺而给钱。家里有四五万存款,村里很多人向他们借钱。妈妈不小气。如果村里有什么重要事件需要筹集,夫妻俩会带头捐款,甚至为孩子捐款。她会支持孩子的脸。村干部有事经常找老两口商量,老两口就成了干部的参谋。

我妈在我面前总是很有心,总觉得亏欠我。那年夏天,我妈生病了,村里的医生说是阑尾炎。经过四天的治疗,她的病情没有好转。三姐打电话给我,我说,快发给我。母亲七十九岁,各地医生都不会放心吃药。本人学医多年,对常见病的诊治有一定经验。但是我妈被我姐夫带走后,我哥几个也打电话让我姐夫带我妈去医院。他们害怕耽误我母亲的病。途中详细询问了母亲的情况,初步诊断是胆囊炎伴胆结石。去医院做了b超检查,真的很好。我不听哥哥们的话,带着妈妈回了家。如果医院条件差,医生绝对不会给年近80的老人重药。对于一个母亲的病,如果没有重药,炎症不会消失,痛苦也永远不会减轻。我给妈妈静脉滴注青霉素,甲硝唑,氨苄西林,同时抓草药给妈妈吃。母亲的病拖了很久。五天不排便,中西药无反应,开塞露通便无效果。我很焦虑,晚上就待在妈妈身边,仔细听她的动静。我妈不小心呻吟了一声,我坐起来问我妈是不是疼的厉害。妈妈怕我着急,就说:“轻多了,你安心睡吧!”我心里清楚,如果大便不行,发烧不退,病情不会好转。第二天,大哥、二哥、三哥、二姐纷纷打电话询问母亲病情,催我赶紧送母亲去大医院。我和我妈说,不管去哪里,做手术都要减少炎症,不做手术更要减少炎症。妈妈不想去,怕路上出事。为了尽快让妈妈退烧,我调整了吃药的时间,每四小时吃一次。第三天早上,三姐陪着妈妈去了卫生间,我站在门外焦急的听着。突然三姐开心的说:“哥哥,妈妈拉屎了!”我说:“真的吗?”妈妈似乎放下了沉重的负担,从浴室出来,感觉轻松了许多。中午,妈妈的高烧退了,腹痛缓解了,饭香了。我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大哥二哥三哥二姐。大家高兴的跟我说让我妈在你家多住几天。他们说,多亏了你,不然你不花钱,你妈不知道会受多少罪。

我们全家像过节一样给妈妈做了各种好吃的。全家人说说笑笑。这几天,头上的伤心云都被一扫而光。第四天,妈妈担心93岁的爸爸在家不自在,说她根本活不下去,一定要和三姐三姐夫一起送她走。走的时候我妈拉着我的手,一定要给我几百块钱,说:“妈什么都没给你。你太对不起她了。”我推开钱说,“妈妈给了我智慧和善良,比什么都值钱。我可以享受一生。”我跟我妈说:“以后你要是生病了,打电话给我。我一定会早到,绝不让你吃亏。”我妈含泪点点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冬天,我抽时间骑摩托车去看父母。那天气候很冷,吹着西北风。我当时戴着头盔,但是被风穿透眼罩缝弄伤了脸,手脚冻麻了。电车开进了母亲的医院,我飞快地跑进屋,进屋一会儿,摘下头盔的脸一个劲儿冒火,手脚在恢复过程中麻木了。爸爸妈妈围着我,各握着一只冰凉的手,给我揉着,看着我难受的样子,心疼的问。那时候我身边都是家人,觉得有父母挺好的。我放声大哭。

父亲活了九十九岁,去世了。现在世界上只有生母还活着。86岁了,陪伴我们的日子好像越来越少了。我经常在心里为她老人家祈祷,希望她能多活几天。父母健在是最幸福的事。不管孩子多大,在父母眼里永远是孩子。我们的兄弟姐妹赶去接妈妈回家。我们真的希望妈妈永远在我们身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