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手;握手(n) ;作家: 曹春雷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看到他,已经是冬天了。那时候我刚来那个乡工作,担任镇上的宣传委员。他是桃花峪村的支部书记。临近春节,我带着宣传干事小王和小李去看望遇难的家人。

刚下过雪,路很窄很滑,两边都是陡峭的深沟。我坐在面包车里,一路颠簸,老是担心。离桃花峪两三里地,我们下车步行。路在这里,细成一条带。

终于到了村里,没人来接。小王下了车,敲了敲旁边的一栋房子,问路。

70-80%,终于到了。远远的,我看见一个穿着黄军外套的男人,左手拿着一把大扫帚,在打手机。街道被他清扫干净了。一定是他。

他正在送几袋煤。电话那头好像是他儿子。有些人不愿意。他大叫,怎么了?你不能烧煤吗?什么公家,在我们家,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然后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转身看见我,我冲上前去,伸手说,你好,张书记。他没有伸手,而是斜眼看着小王手上的相机和小李肩膀上的相机,说:“你为什么要拍照录像?”。我尴尬地缩回手,没说话。

真是个奇怪的人。

从李佑才家出来后,他唠唠叨叨地说这钱是给有才华的家庭的毛毛雨。村里还有几个像他这样的家庭,你应该去看看。如果你真的想让这个村子变得富有,你不需要送三张票和两张春节假期的票,只要为我们村子修路就行了。

我没接电话。不想说什么。上车后,我没有伸手和他握手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直到第二年春天。这次,我自己去了。我要和他谈谈修路的事。

我在村外的一个水库附近遇见了他。这次,我没有伸手握手。他没有伸手。

初春,天还冷,他还穿着他的黄军大衣。听了我说的镇上想给村里修路,他黝黑的脸像茶花一样张开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

我们会边走边讨论修路的地点和费用。很快就走上了水库大堤。水库的冰上,有几个孩子在吵闹地滑冰。他看到了,皱了皱眉头,说:“已经在大喇叭里播了好几遍了,可是这些熊海子为什么要来溜冰呢?”

正在这时,孩子们惊叫起来,其中一个掉进了冰洞。他立刻沿着河岸跑,我跟在后面。在冰上,靠近孩子滑倒的地方,他脱下外套,用左手卸下右臂。

———右臂是木头做的。

他下了车,向前爬去,左手抓着木手臂。孩子还在冰洞里扑腾。他终于到了前面,伸出木手臂,大喊:坚持住!

孩子得救了。

我和他把孩子一起送回家后,他就架上他的木胳膊对我笑,说这个胳膊是水库建好的时候拍的,被风吹走了。后来给儿子设计的。他是个木匠。最近怎么样?

我没说话。我上前紧紧握住他的右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