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在年底后离开家的时候, ;网友: 陈真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看着桌子上半烤的红薯,奶奶把毛巾浸在还堆在眼眶里的泪水里,转身进了卧室。她没想到这顿早餐吃得这么匆忙,孙子还没来得及一起烤完红薯就踏上了离家的路。

烤好的红薯刚从锅下拿出来的时候,奶奶用充满亲昵的眼神看着孙子,看着他被红薯烫伤不想扔掉的尴尬场面,只能交替放在他的双手之间。孙子把红薯削了一点,上去啃了一口,脸被烫的又红又水,却只能“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因为舍不得吐出来。这一幕似乎就在奶奶面前,但是烫手的山芋已经凉了,孙子就要飞走了。

腊月二十八晚上,奶奶不敢入睡,因为儿子白天已经打来电话,说要深夜回家。她怕爷爷鼾声太大,盖过手机来电铃声;她害怕自己睡得太沉,忽略了重重的敲门声。她更害怕晚上的风雪,挡住儿子一家人回家的路。

我儿子家一年回来一次,一般住不到一周。过年前几天,老两口准备好年货,等着儿子家回来过年。儿子经济实惠,不允许买奢侈品年货;媳妇做事勤快,一定要打扫卫生;两个孙子是“吃货”,每餐都要上肉。老两口把这些琐事记在心里。虽然他们的头发越来越白,越来越老,他们喜欢忘记事情,但这些细节从来没有忘记过。

奶奶在床上翻来覆去,爷爷很不开心。爷爷叹了口气:“还没睡?我听说晚上会下雪。也许他们什么时候回家?睡觉去!”奶奶假装没听见,也没吭声。她的眼睛在夜里闪闪发光,她向窗外望去,只看到一片黑暗。不知不觉,奶奶带着美好的期待睡着了。

砰砰。“开门,我们回来了……”早上,奶奶睡醒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大声喊:“来了,别慌,我给你开门!”爷爷比奶奶大几岁,就穿上外套坐在床上,两眼放光的等着。奶奶打开门,欢迎儿子一家人进屋。她没有忘记问:“她不是说晚上回家吗?路上是不是太下雪堵车了?”“对,堵了好几个小时,路上焦虑!”

爷爷坐在床上大声喊叫,用他的声音问候回家的亲人。“你在车上肯定没休息好,你先去睡吧”,让小孙子到他床上补觉。在我的印象里,两个老人身边好像不缺儿童陪伴。姑姑家的一个女儿和姑姑家的三个女儿都在爷爷奶奶家住过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孩子慢慢长大了,回到父母身边上学,爷爷奶奶突然被遗弃了。新旧父母相依,真的有点难过。

快到中午了,儿子一家人休息了一下,精神恢复了。奶奶开始准备午饭。农家饭不算丰盛,但毕竟家人辛苦一年回来,总会看到一些鸡、鱼、肉、蛋。饭桌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谈论父母的缺点,收获,牵绊。屋外是冰雪,屋内气氛异常热烈,以至于屋檐下的冰棱加快了融化速度。

午饭后,儿子像往常一样在村子里走来走去,和一年没见的村民打招呼。过年的时候,死气沉沉的农村突然焕发出勃勃生机,出了村的孩子又从四面八方回到了梦想开始的地方。不管你是在外面学习还是工作还是生活,即使你在外面累得筋疲力尽,回到你出生长大的小村庄,你也可以放下心理负担,享受生活给我们的快乐。村庄是我们灵魂的天堂,也是我们被梦困扰的地方。

新年第一天到第四天,儿子一家终于离开了亲人。第四天的傍晚,全家人会聚集在离别的十字路口,爷爷奶奶会站在生命的尽头,期待着下一个春节。今晚是奶奶今年春节最后一次给他们做饭,爷爷今年春节最后一次和心爱的孙子睡觉。过了今晚,农村又多了一对新的留守老人,随着春节的过去,农村也逐渐变得衰老。要看到它再次发光,需要等到下一个春节。

第二天早上,奶奶带着小孙子一起递给他烤红薯。这是家里最后剩下的红薯了。孙子想吃,就把它放在锅底下烤了。但是小孙子听到父母的哭喊声就把它吃了一半。他默默地把红薯放在桌子上,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爷爷奶奶。父母站在门口,一脸郁闷,尤其是奶奶,刚看到车开走,转身就走了,不想让亲戚看到眼泪打湿她的脸。

“每年都是这样。晚回来早走。才半年。……”奶奶看着半个烤红薯说了这句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