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世界 ;编辑: 方卿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一个

士兵想,老板真的不是好人,他应该撤退。

让开,我去做点什么。士兵翻身坐起来,拍着妻子的肩膀对她说。

你在干什么?妻子揉着睡眼问道。

杏,我们不能再和老板一起工作了。他低下头,在她耳边低语。你看,老板带着三只旧手表去干沟烧窑,但他每天都带着梅梅。你没看见鬼吗?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三岁孩子的绿帽子是可以戴的。她说,也怪梅梅那个婊子;母狗不摇尾巴,哪个公狗敢背!

耶!但是,杏,我们应该离开老板,另谋出路,因为他真的不是好人;别生气!他说。

你说的对,但是他能放过你吗?她转动了几下眼睛,焦急地问道。

我想好了。我会写一封加急信,先寄到我家乡的虎子,然后让虎子把它寄回给我。那我就带着这封信去找他,我全家都可以逍遥法外。他告诉了她所有的计划。

她眼珠转了几下,想了一下,同意了他的想法。她翻身坐起,让熟睡的丈夫下床。

士兵穿上厚厚的棉袄,看了一眼妻子,走到大床对面的小床上,看了一眼小床上一对熟睡的孩子,然后来到书桌前,摊开信笺,“编辑了”并写了信…/[/K18/。

说老板不是好人也不完全准确。他和杏结婚带着孩子出来工作,要不是他的接待和支持,怎么会有今天?

记得前年年初在镇海工作,已经是腊月二十了。他和杏背着孩子,来到三班。

三表哥刚结婚,和媳妇去镇海打工。已经两年了,他还有一个孩子。三个学长在电话里告诉士兵,他们在一个火砖厂工作,待遇差不多。这家火砖厂专门找有家属的工人,说这样的人稳定。

军中有很多兄弟。分开后每人只得8分。种庄稼基本没有出路,夫妻俩只好选择出去打工。军人接触过很多外出打工的亲戚朋友,但很多地方的工作需要单身劳动者,已婚有子女的一般很难找到工作。这次听说他工作的砖厂专门招了有家属的工人,战士们真是喜出望外。他和杏商量后,把8分转包给隔壁的狗养殖,把家里的牛、猪、狗、鸡、鹅、鸭卖了,拿到2580元,锁上门,夫妻俩带着一对饥饿的孩子从顶效上了火车。

腊月镇海极冷,地上海上都有冰。

梅梅带着士兵去找老板,老板把士兵的家人安排在建筑工地上一栋未完工建筑的楼梯间里。

告诉兵,老板是四川人,今年48岁;他在镇海承包了一个耐火砖厂和一个建筑工地,手下有200多名工人,他们都和家人在一起;他还有10多个游手好闲的,被称为经理,其实是打手。

梅梅的介绍让士兵们目瞪口呆。

梅梅接着说,她现在给老板和这10 “经理”做饭,月薪3000元;她老公是三表姐,在老板的干沟砖厂烧窑,月薪3500。夫妻收入加起来还是相当可观的。她还说他们两年攒了6万多,再过两年就要回家修房子了。

还告诉冰,老板安排他去工地上班,按35块钱的日常工作结算,让他先干,时间长了工资肯定涨。

五大三粗的兵,强壮,勤劳。由于施工现场气候寒冷,不适合浇筑混凝土。目前的工作是平整地基,清理施工现场的垃圾。

大家每天下班,战士们积极配合“管理人员”收拾好所有的工具或者把现场留下的钢材和钉子捡起来。他的诚实和努力被老板看到了,于是安排他接下工作,每天增加30元的轮班费。

士兵们要求每个人在下班前收拾好工地上剩下的所有工具和东西。职工妞妞出轨,拒绝接受管理。他认为士兵的要求是多管闲事,就骂了他。一是军人是新来的,二是天性懦弱,所以对公牛的侮辱谩骂只能默默忍受。

那天晚上,10多个暴徒来了,包围了布洛克的住所,把他从床上拉下来,拳打脚踢,把他打得遍体鳞伤,哭喊着要爸爸,喊着要妈妈,直到布洛克动弹不得。有的说他废了,有的说他干脆扔到海里喂乌龟。

工人听到只能远远的看。众所周知,是因为公牛白天虐待士兵。有的抱怨公牛不应该先欺负士兵,有的小声说暴徒不应该这么残忍……

士兵们在远处看着。是从他开始的。虽然他对公牛白天对他无理取闹很生气,但听到暴徒说要废他,人命关天,他就慌了!他急忙去找老板。

他“敲门”。

哪个?老板隔着门问。

是我,老板!士兵颤抖着说,要杀人了,老板!

你等着,我起来!老板翻身下床的声音。

老板,开门。那一刻,他似乎看到梅梅睡在老板的床上。对!不是好像,是梅梅,是她的身体外貌!然而,此时的他不敢分神,也不敢多想。

怎么了?半夜开门!老板不太高兴。

公牛,公牛……老板!士兵口吃。

快走。这个我知道!他活该失控!

没有!大哥,他们说要把他拖到海里喂乌龟!人命关天,老大!

去吧,我来处理。睡觉吧,别担心!

士兵继续带来工人。他只是再也没见过公牛。他问了很多人,没人知道。

除了刚来的士兵,其他工人都在这个工地干了几年了,但大部分都是老鼠,舔米汤只够捂嘴。

这些工人中,只有三个老表做的不错,经济上也积累了一些钱。大家都很嫉妒,但同时心里也有些不屑,都知道老板对家人特别关照。然而,梅梅是宽宏大量的,这一点有一定的困难,她渴望帮助,这也使人们对她的看法发生了变化。

三只老表在干沟里烧窑,吃的住的。干沟距离工地10公里;每周回来一次,是老板亲自开车来接他的。

建筑工地上没有工作可做,所以工人们呆在公共棚里御寒。男人轮流坐在村里买二锅头,在炕上用被子盖脚打地主;女性在南方北方也是堆积如山,谈的最多的就是谈男人……。老板最近没有出现在工地上。

年关越来越近,这些已婚带孩子的工人越来越焦虑,因为老板已经三个月没发工资了,所以他说年底统一买单。但是,快腊月二十八了,老板的影子没了,工资无处发,工人不耐烦了。有些人喝醉了,发了疯,或者打老婆出去,或者砸自己的东西,弄得烟雾弥漫。

醉心明白。虽然大家都对老板不满,但一句话都不敢说。都是怕管理人员!

三只旧表从窑里回来,只有女儿在家消磨时光。她告诉他,她妈妈和老板去北京出差了,可能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了。三表哥什么也没说,日子不好过,就加入地主行列打发时间。

腊月二十九,经理拿着一袋钱来到公棚,跟大家说老板和Meme生意不好,年前可能回不来了。让大家预支1000块钱过年,等他回来把剩下的都解决了。

虽然士兵几天没干活,还预支了1000元钱,但他和杏都不高兴。

军人寄回老家的信又被寄回来了。士兵们去邮局拿信,就像找回一根救命稻草。

大哥和梅梅直到元旦才回来。梅梅穿着洋气,绿色貂皮大衣配黑色保暖裤,脖子上围着粉色丝巾,比平时更美更迷人!她为三块旧表整理了一套商业经验,说老板因为这个假期出去打工,给了一万块奖金。

三只老表既不责备也不高兴,它们“嗯嗯”了两次。

士兵拿着那天晚上写的信,首先找到了三表哥和梅梅,痛哭流涕,声称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他的家人正等着他回去处理丧事。

三老彪和梅梅都知道他们的姑姑和姑父已经70多岁了,当他们的姑父突然去世时,他们感到很难过。

梅梅陪着士兵去找老板,士兵流着泪把加急信递给了他。

老板看了信,说:“你和你老婆在你爸爸的葬礼后回来。”非常感谢你的工作,我会给你加薪的。另外,我给你预支2000块钱,等我回来上班再还。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士兵心里打翻了五味瓶,心想老板虽然外表和行为粗暴,但内心还算不错!管他呢,既然谎言已经编好了,我们走吧!

第二天,兵和杏收拾行李,各带一个孩子,出发了。

三表哥和梅梅去车站送他们,给了他们1000元钱,说他们不能参加叔叔的葬礼,这是他们夫妇的愿望。

收到钱后,士兵看着诚实的班级,欣喜若狂地看了梅梅一会儿,但说不出他想说的话。他眼睛一热,眼泪就掉了出来。

车走了。士兵从窗口探出头,对向他们挥手的那对夫妇说:“你好,三只旧手表。”梅梅,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我们也要注意分寸!

我会的,她叔叔!梅梅说,快回来。在这里挣钱很容易。我们会等你的。

三个月后,冰和幸子把他们的孩子拖回镇海。两个孩子因为营养不良,黄黄瘦弱;士兵和杏子蓬头垢面,非常落魄。

三只老表大概是干沟烧窑,不在家;花儿也不在家,大概是去学习了。在三只旧表的独立小屋里,冰和找到了。

看到这对夫妇的这张照片,梅梅有些奇怪。

士兵放下背上的大孩子,递给杏。之后,“噗通”,他跪在地上,眼泪汪汪地说:“三表哥,我夫妻对不起你。请见谅!”

这个怎么说呢?梅梅愕了一下当地,然后上前把士兵拉了上来。是她们的姐妹,还欢迎别人?来,坐沙发上,慢慢说点什么。梅梅倒了一杯开水,放在士兵面前的茶几上。

兵士们在啜泣了几声之后,终于控制住了情绪,慢慢地向梅坦白了自己之前离开镇海的动机,坦白了自己之前的谎言,数着自己离开镇海之后在杭州所经历的艰辛与遭遇……

原来那天他们离开镇海后,下了车,决定在杭州谋生。

他们去了“贫民区”以每月300元的价格租了一栋低矮破旧的房子。第一个月,由于春节,没有工作可做。第二个月,士兵们准备去郊区的工地找一些工作。

一天,他下了公共汽车,来到了一条废弃的街道。突然,一个红色的行李出现在前面的路上。他放慢了速度,前后看都没看一眼,心里一阵淫欲,于是快步上前,拎起行李,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前行。刚走到一个角落,一个卷发女人走了出来,一手抓着他手上和手上的行李,一手大声喊,抓小偷!抓贼!

一个时髦的男人跑上来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他的鼻子突然开始流血。

女人蹲下来,递给他一张纸巾,说,跟我们去派出所吧!

士兵突然意识到自己在“ ”丢了包,只后悔不该拿行李,于是承认自己运气不好,从怀里摸出唯一的1000元钱。他说,大哥大姐,我就这些!

那个时髦的男人也不礼貌。他拿着钱,翻遍了士兵的几个口袋,才满意地带着卷毛女孩离开。

他边走边问路,走了五个小时才走回自己的出租屋。

接下来两个孩子感冒了,把钱都花了……。在这个饥寒交迫的日子里,夫妻俩想了很多事情,想通了很多事情,明白了很多事情……

美美还是上前给他们找了住处,老板,工作。不管怎样,她尽力帮忙了。至于士兵说谎的部分“ ”,梅梅在老板面前替他们隐瞒了。

梅梅笑着对夫妻俩说,以后不要想七件事,就在这里好好干。出去工作就是进了大熔炉,优胜劣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