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及时 ,小编: 何彦子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走在陕北古街的一条长长的青石板巷道上,当我们的脚底亲吻光滑的青石板时,那就像一种沉闷的声音/

道路周围建起了密集的高楼。被高楼大厦覆盖着,巷道的两边是一个接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青砖黑瓦木屋。午后的阳光,从西边的屋顶轻轻照来,映在巷道右侧的青砖墙上,泛着静谧的光。用手指轻轻触摸砖墙,让你感觉时光倒流百年。久经风雨侵蚀的砖墙,面容沧桑。当时浓重的蓝色和砖窑里的高温已经显露出棕壤的本色。和年近古稀的老人一样,他们也过着纯朴朴素的底色。墙腰有块砖,有些年掉了,早就丢了。被填平的泥土依然静静地躺在被风雨侵蚀的青砖之间。一棵小草紧紧地抓住泥土,斜着从墙里逃了出来,伸向绿色的太阳,在微风中向我们亲切地点点头。似乎孤独了一个世纪,终于盼到了朋友的来访。走近,轻轻抚平草叶,清脆柔软,绸缎般的质感在指缝间缓缓滑过,生命的坚韧如细泉般从指尖流淌到心间。感叹生活有时候很顽强,没有利用好。就像生在不毛之地的人,日出日落后依然活得有情趣,有希望。

深入巷道,一股清冽的寒气从时光深处吹来,带着淡淡的民国趣抚着我们滚烫的脸颊。我们周围的砖墙静静地看着我们,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来,叽叽喳喳,吵吵闹闹,打破了沉积在这里的寂静。脚下的青石板,被时间打磨,躺在孤独的时光里,看着世界兴衰,沧桑。没错吧。在这里,我习惯穿着粗布走小卒,抬头看天,低着头走路,人来人往;我也曾经穿着文艺的孙子和小妾到处走,对我颐指气使,炫耀奢侈和财富。一百年前,巷道两旁几十栋高大的瓦房都是文家的财产。据说在那一年,文氏家族聚集了数百名工匠,不出一个小时,他们就冲到了二十一道房梁,也就是文氏家族同时建造了二十一座大型瓦房。在普通人住在草棚里戴着麻纤维和帽子的年代,文家是多么的富有和神韵。看看当年盖房子的兴奋。八岁的孩子想谋生,就去文家磨砖(砖对砖的接合),还可以拿回几个硬币,给父母买些油盐酱醋。盖这么多房子说明文家有很多老婆孩子。半个世纪后,土改时期,文氏家族被划为地主,所有的房产都分给了小镇上的郑家。然而,如今的文人已经堕落到了无瓦可剩的地步,他们的孩子也奄奄一息。即使有一两户人家,也淹没在普通的街巷里,无从查起。一个家庭的兴衰,在时间的长河面前,是一瞬间的事情。个人的命运,何尝不是如此,可以说时间也是,运气也是,一切充满变数。

抬头望去,高墙上长出了几棵野草,阳光透过厚厚的树叶阴影落在面前的青石板上,像一块块碎布散落在青石板上。秋天,如果你能呆在这条巷道里,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竹椅上,沏一壶绿茶,手里拿着一本古书,在微风中翻动书页,悠闲地看古人“我们在花园和田野上打开你的窗户,手里拿着我们的杯子谈论桑葚和大麻”,“我会一直走到水检查我的路, 然后坐着看冉冉升起的云/【偶尔抬头,看着炊烟在阳光下卷成一幅诗意的国画,是一种享受。

这条长长的青石巷道,在中午或午夜,阳光和月光温柔地照顾着这个漫长而宁静的世界,给这里带来了片刻的阳光。这一个小时后,巷道里就像一只猫潜伏在微弱的阴影里,看着主人演尽人间的悲欢离合。那一年,3月的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文家二小姐低着头,提着金、银、软、贴身的衣服,拿着油纸伞,匆匆走到巷道的尽头,向外面的世界进发。虽然外界无可奈何,但爱的力量足以让他们穿越所有灰暗的时空,抵达阳光灿烂的伊甸园。那一年,雪后的午夜,从文家的深院里传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在隆冬的夜里久久回荡。人们的耳朵穿过厚厚的院墙:文家第四任妻子当场被抓,立即沉入后院的无底井中。几天后,第五任妻子突然发疯,被文家赶了出去。鬼魂离开了道路,消失了。深宅大院里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殷琦。当年的故事太多……,让这条青石巷道喘不过气来。巷道寂静,青石板寂静,从来没有一声叹息,一声哀怨,默默承受着所有的喜怒哀乐。

巷道两侧的青砖房已经失去了昔日的辉煌,连印着大篆“寿”的瓦头都黯然失色。进入屋内,一根根房梁上象征繁荣的纹饰和雕刻,有的自行脱落,有的在清理“四旧”时被砸碎,有的被后来的主人撬下卖给古董商,有的被盗。房子里满是灰尘和污垢。一束阳光从瓷砖的缝隙中漏出来,打在地上,溅起烟雾般的灰尘,散发出霉味。似乎过去的荣耀和过去的财富都消失了,废墟中有寂静和孤独。这些房子的主人已经建造了新的建筑。这些瓦房大部分都被业主遗弃了,有的墙面破损,屋顶瓦片脱落,业主懒得去修。它们已经被多年的风雨摧毁,呈现出腐朽崩溃的悲惨局面。

不幸的是,我们从老房子里出来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从巷道深处走了出来,她的银发在微风中飘动,像岁月的风霜,在旧时光中摇曳,没有任何动静。时间似乎静止了。过了一会儿,那个女人踉踉跄跄的身影经过,渐行渐远,消失在这条阴影重重、饱经沧桑的巷道的角落里。

很多年前,山后面的市场搬到了城镇东侧的广阔区域。这里高楼林立,街道宽阔,商铺众多,日夜不停地诠释着新时代商业文明的繁荣。山后的古街被废弃,成了人们行走的人行道。古街这条青石巷道两边的古宅主人很早就搬走了,住在一栋高楼里。巷道冰冷而安静,如一个刚刚消失在巷道中的老妇人的脚步,踩不到丝毫声响,但与她颓废的脚步一起,它依然在时间上交错,延伸到历史的深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