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探访 |来源网友: 水木丘壑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离开家乡已经十多年了。多年来,一个流浪者在一个不属于我的城市里游荡。一个选择决定了我只有——军事职业的特殊性。

从踏出校门到成长为军官,除了在军校读书时的寒暑假,他一直驻扎在同一个城市。

这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人口众多,不愧为中国大城市之一,地处中国中部,九省通衢,水陆交通便利,是国家发展中部崛起战略的前沿阵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从这座城市中获得了自由;她以开放的包容和宽广的胸怀接纳了他们,因为她的发展变化与他们息息相关。

我的家乡只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小镇。尽管这个小镇很小,但它就像一只拥有一切的麻雀。与城市相比,小镇显得笨拙而寒酸,但它一直依附于我。小镇不仅用她的乳汁滋养了我,也给了我大都市所没有的东西,这种东西深深扎根于灵魂深处,我们称之为文化。对这个城镇的记忆是宁静、平和、安详和新鲜的。生活在城市里,我们已经失去了这些东西。你必须忍受噪音和拥挤。

小镇的历史还是有一些细节的:解放战争渡河战役就是在这里指挥的;宋代龙头阁大学生包拯祠就坐落于此。在文坛享有盛誉的桐城派也起源于此。……想起军校第一个寒假回家的情景:过去的茅草房都换了脸,换了衣服。——被建造成砖房;稍微有钱一点的人建了一栋小楼,只有城市才有。这个城镇的变化让我感到高兴和自豪。

今天回头看,心里还是没个滋味。我的家乡现在会是什么样子?我和妻子坐在开往家乡的长途汽车上,心中却猜到了家乡小镇的面貌。

这是婚后第一次探亲

我们坐的是可以容纳二十人的双层卧铺,目的地是家乡的小镇。坐在舒适的车厢里,不禁想起了过去回家的情景:那时候,我要一天一夜坐船,大概14个小时的海上行程,然后还要坐3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从陆路回家。现在回家方便多了;坐公共汽车到那里只需要六七个小时,从而避免了乘船的艰难和拥挤。

刚开始,我和妻子兴奋地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抑制不住我们的喜悦。我妻子想象着她第一个父亲的情况,似乎有点紧张和期待。紧张的是如何看到父亲说话,期待早点看到家乡小镇的魅力。公共汽车渐行渐远,大多数乘客都睡着了。我的眼皮变得沉重,我的妻子闭上眼睛睡着了。我想知道我是否迫不及待地想回到我妻子梦里的家乡。

我不知道从睡梦中醒了多久,睁开散漫的眼睛,看着还在睡觉的妻子,于是推了推正在睡觉的妻子,告诉她正在去车站的路上。我妻子揉揉她的睡眼,念叨着她是否回家。我告诉我妻子她会在村子前面。当公共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时,迎接它的是公路两旁拔地而起的高楼。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回到了我生活的城市。一座城市的象征依然在这里呈现:平整的水泥沥青路,满满的水泥混凝土组合;再也看不到土香味的红褐色土路了……

汽车在中午两点到达镇上。

我和妻子下了车。我妻子的眼神无法用言语掩饰她的惊讶,夹杂着一些疑惑——。远远就能看到一排排青砖红瓦的建筑,但在这幅美丽的画面中,有一件事却是如此的醒目:那是我家多年前盖的房子,有两层楼高,是传统的木质建筑。现在看来,它与周围环境是那么的不协调、格格不入,就像一只站在凤凰堆里的野鸡,在人群中脱颖而出……。我父亲站在一条水泥小道上,那是去镇上的路。我父亲知道我们会早点回家取。我由衷地感叹,这是我离开多年的家乡。

父亲高兴地迎接我和妻子,并问我们旅途如何。我和老婆异口同声的说:“爸爸,我们不累!”喜悦和兴奋驱散了旅途的疲惫。我父亲已经60多岁了,但身体依然硬朗,思维活跃,没有衰老的迹象,和大多数农村老农差不多。

我是父亲唯一的儿子,母亲早逝。我父亲一直一个人住。那一年他决定让我参军,这在我们那里是很少见的。我感谢我的父亲,他不仅给了我生命把我抚养成人,还一路陪伴我。我不知道如何报答他的老人。我总是希望我的父亲能过上幸福的晚年。我善良贤惠的妻子支持并理解我。

我收拾行李,父亲同时和我一起做饭。从父亲口中得知,远房表妹的婚礼明天就要举行了,与其见面不如叙旧。农村的婚姻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和妻子聊了聊家乡的婚俗。我们习惯了娶女孩和媳妇的时候送礼物,比如毛毯和毛巾被。西方家庭经常是几个人凑在一起合伙买一些100元和50元的礼物。有时候缺钱的人可以寻求帮助。婚礼当天,新房的墙壁上铺满了毛毯、毛巾被之类的东西,每一件物品都贴上了写有送礼人名字的红色纸条,让房间看起来喜庆/[/K18

第二天早上,我们一家人早早就到了表哥的新家。父亲拿出用一张红纸包着的准备好的钱,递给了热情的表弟。所有跟在我们后面的客人都是这样的,这熟悉的一幕让我大吃一惊(城里人办婚宴总是发红包),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遇到他们。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一个由六辆车组成的婚礼队伍慢慢向这里走来。第一个是主婚车。车头饰有粉色玫瑰和小星星,车尾饰有红色hi字。车身上还装饰着各种鲜花;其他车辆更容易绑。这种情况在城市很常见。只见婚车里的新郎新娘沉浸在婚礼的幸福中。

接下来的一天,我和妻子拜访了亲戚朋友。大家热情招待我们,每天都派他们来接我们;虽然他是一个家庭探险家,但他没有在家里和父亲呆一整天,大部分时间都是以客人的身份生活。用亲戚朋友的话说,难得回来一次,又当了官,这是家乡人的骄傲,以后也不经常呆在家里了。所以,我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亲朋好友的热情款待。

在最后的日子里,我想看看我年轻时的朋友。结果我失望至极,出去挣钱了。有的当老板下海经商,有的给别人打工……,都往城里冲。不再像父辈那样,年复一年过着面朝黄土,面朝天空的生活,一辈子被土地束缚;但凭借智慧和勤劳的双手,他经营着不同的生活。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和妻子告别了父亲,踏上了归途。这是小麦收获的季节,但道路两旁的田地却荒芜了。在我童年的印象中,无论什么季节,田野都是一派生机勃勃的充满绿色的景象。这样的景象似乎只能在现在的记忆深处寻找。

不禁想起钱钟书《围城》里的一句话: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就像现在一样,大多数农民向往城市人的生活,而城市人想住在安静的农村。据报纸报道,近期一些农家乐小吃酒店的兴起也是由于这种情结。

人们生活在这样的矛盾和不满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