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返乡记 、投稿: 赣风楚韵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1)建筑

每次回到家乡,村里都会多几栋楼,现在楼也多了。听说今年又添了三栋楼。小军家两层,牛大家三层,六毛家五层……

刘茂是我初中同学,单亲家庭。他家离我家只有一英里远。听说他家盖了新楼,很荣幸加入你们。

来到楼内,只见气魄雄壮,乳白色的瓷砖反射出令人生畏的光芒,足以刺穿人的视网膜。不过好像家里人缘不高,只有六毛的父亲在院子里扔花生。远处,一只黑色的土狗正在用它的长舌头释放热量。刘茂的父亲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还在烈日下光着膀子奋力扔花生。他黝黑的皮肤和灰白的头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眼睛透露出一些空洞和停滞。看到我走过来,脸上才挤出一点笑容,但岁月的刀痕已经把他的笑容割成了碎片。

我们寒暄了一会儿。我了解到,刘茂夫妇年底后去温州打工,从事的是技术娴熟的翻斗车,但又脏又累,但一年也赚了七八万元,在村里的劳动群众中也是出了名的。这座大楼是用近年来工作积累的钱建造的。为了配合“高富帅”的身份,一口气建了五层,一举打破了村里最高建筑的记录。

不幸的是,自从大楼建成后,刘茂父亲的健康每况愈下。平日里,他不仅要照顾八亩地的农活,还要喂几头小猪。长期的过度劳累使他患上了各种疾病,如腰椎间盘突出、肩周炎等。晚上,一个人独自在一栋大楼里,电话成为最好的伴侣。每天,我都期待着电话的铃声,因为它是大楼里唯一一张带着暖色的纸条。

建筑逐渐占据了村前的稻田,覆盖了村后的森林,取代了宗祠,赶走了过去的硝烟,却掩盖不了建筑里空洞、孤独、无助的眼神……

(2)旧运河

村子前面有一条旧运河。

我不知道运河的年代,也许连我父亲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它的长度。我从未见过运河的尽头。只是从父亲口中得知,这个渡槽是我们祖先修建的,主要是为家乡的农田水利服务。

运河上有一座古桥。虽然多年的风霜让它伤痕累累,但它仍然不遗余力地载着行人、沉重的牛车和村民们对丰收的喜悦和希望。

记得夏秋之交,家乡干旱,田地干旱,村民收割的庄稼长在田缝里,渴死了。尤其是在水稻即将灌溉成熟的时候,渠中潺潺的流水会变成庄稼的血液。这个时候,上游一来水,村民们就会扛着锄头,拿着铁耙冲到运河里开沟放水,田地就会沸腾起来:有的人会拿着锄头和耙发出叮当声,有的人会喊“一——二—/[/K8//即使到了晚上,也有人整夜坐在田埂上等水护水。在这个季节里,村民的汗水被输入到干渴的庄稼中/

如今,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农业现代化的推进,环鄱阳湖的许多村庄已经用机械化灌溉取代了运河灌溉,昔日的运河也光荣退役,当年围绕运河争水的场景不再呈现。然而,退休并不一定意味着没有任何价值。在老人们心中,老运河永远是丰收的代名词。就像长城一样,虽然失去了原有的军事防御作用,但它始终象征着中华民族精神的脊梁。

(3)老年痴呆症的奶奶

这次回老家主要是看望奶奶。

奶奶出生于民国12年。她今年91岁,是我们村第二大老人。

奶奶经历了许多沧桑和磨难。不幸的是,她晚年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并伴有老年痴呆症,痛苦一直挥之不去。听爸爸说,奶奶现在记不住很多人和事,就连爸爸的名字也经常叫错。

看着孙子孙女的到来,老人非常激动和激动,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不停地和我打招呼。虽然语言模糊,但可以看出眼睛和头脑是清晰的。和以前一样,奶奶依然会对我嘘寒问暖,依然会给我讲很多生活中的琐事,依然会在我面前抱怨。我很清楚她想说什么,我能感受到她的爱和怜悯。

我帮奶奶绕着院子走,走在梧桐的树荫下,走在仲夏的蝉鸣里,走在家庭的最深处……

走着走着,我笑了,我能从奶奶慈祥的眼神中闻到幸福。

笑啊笑啊,我哭了。这种快乐短暂而零碎,是疾病乃至生死所无法比拟的。

(4)从百草园到翠竹林

我家乡的白草花园曾经是一个菜园。现在,可以找到一些蔬菜的痕迹,但它几乎是荒芜的,杂草丛生。它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白草花园”。胡芦巴和小白菜抢夺土壤养分,马尾草的光合作用效益明显强于老茄子树,爬山虎也一路披荆斩棘……。看着花园里的野草,我内心感到悲哀,悟出了一个道理:如果生活中不注重自我修复和调整,脑子里就会长满邪恶的野草。

百草园前有一口老井,村民称之为东井,与村西的西井遥相呼应。东边的井是村里最好最老的井。井底有一口好泉,永不干涸。从有自知之明开始,村里所有的村民都来东井挑水吃。有无尽的井水,无尽的甜蜜,无尽的清凉,无尽的故事。这个村子很穷,正是这些老井让他们变得富有。

老井旁边是一片竹林。也许是因为老井的潮湿,夏末月的竹子看起来依然郁郁葱葱,绿意盎然,也给我带来了一个凉爽的角落,生怕老朋友来了不礼貌。曾经是青梅竹马的天堂:我们在竹林里玩捉迷藏,和打手打架;我们用竹枝编织花篮和灯笼;我们用竹叶作为哨子,陪伴鸟儿在森林里歌唱。……随着时间的流逝,竹林依旧,鸟儿依旧在说话,儿时的玩伴和曾经的童心也消失了。

(5)永别了,村庄

永别了,村前有个冷泉。我只想要一把泉水,但你给了我夏天所有的凉爽。

再会吧,老槐树上的知了,我会把你的歌声录进苹果手机的铃声里,带到城里的水泥林里,继续为我歌唱。

再会,邻居家院子里的桃树。我不会用捕蝉网袋去偷它枝头的桃子。我想彻底洗掉“毛桃小子”的外号。

永别了,我的初恋在隔壁村。我永远记得你深情的眼神。即使你现在已经离家结婚了,月亮仍然会在你的窗前。

永别了,睡在罗佳玲的老祖宗,我每年都会回来给你烧纸钱,几个亿,几十个亿,几百个亿,会让你整天为购物找钱发愁高兴。

永别了,洪敏,明明,小董,燕子……所有不能也不会被点名的青梅竹马,家乡的星空会为我们点亮希望的灯火,一起找回逝去的美好,一起踏上幸福的道路。

永别了,村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