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那些树 、小编: 章中林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人们很怀旧。当生活逐渐安定下来,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有一股对家乡的留恋。那些树在那些日子里似乎不太吸引我,但今天它们已经成为最圆润、最有力的声音。

我老家院子的土墙上有一棵杏树。初夏,小麦成熟了,杏子的果实压弯了枝头。夕阳西下,杏树的绿叶闪着银光,在微风中摇曳。那些黄色的杏子就像顽皮的孩子在绿叶丛中摇曳,吸引着我们的目光。每天放学后,我们偷偷溜到角落里盯着看。只要奶奶不在,我们就会像猴子一样跳到树上去摸杏儿。青杏尝一口就没了。我们想要的是黄色的杏子。我们用竹竿冲到树梢。当我们抓到黄杏时,我们疯狂地吹嘘。直到奶奶回家,我们才分散鸟兽。看到地上绿色的杏子和散落的树叶,奶奶会拧我的耳朵,问我是否记得危险,是否明白。当时我很不服气:偷杏子的不止我一个,为什么只拧耳朵?心里恨恨的,只要有机会,我还是大吼着让朋友去偷杏子。打杏子的那一天是最难忘的。父亲笑着拿着竹竿打杏子。一个杏子,两个杏子,三个杏子……那些杏子的雨水通常会落在铺在地上的麻袋上。从杏树开花的时候,我们就在等待这一天。我们在杏树下欢呼,有时因为头部被击中而惊呼,有时因为杏子掉进我们嘴里而大笑……

这些照片发生在三十多年前。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从树上摔下来伤了鼻子,还是杏树老了被爸爸砍了。只剩下一些记忆的碎片,有一种淡淡的柔软,甜酸。

家的西侧有一个池塘,旁边是一棵槐树,下面是一条小路。槐花可能在拴牛的时候被牛撞伤了,树皮被扯掉了。它总是弯着腰,站不直。其他的树苍劲有力,树冠如云,却突然折向树干一人高的水面,看起来像弓。这是我们夏天的操场。夏天一到,它还会一串一串地挂下几枚蝗虫币。我们可以不爬树就捡钱,然后大喊大叫,互相攻击。我们经常爬树,翻单杠或者绑绳子荡秋千。树下是一个青石板池塘。我们会躲在树下,钓鳗鱼。天气热的时候,它溜进池塘在水里玩。疯狂的累,玩腻了,我们就躺在石头上睡觉。

后来挖了一个新池塘,把池塘填平了,把槐树砍了。我再也看不到蝗虫了,但每次回家,都要走在小路上,似乎还能感受到它的荫凉。

可能小时候最关心的就是满足自己饥饿的胃。我的大部分记忆都是给我的舌头带来快乐的树。河边有一排槐树。初夏,槐花香。我们在竹竿上绑了一把镰刀,采摘槐花。带回家后,妈妈总是用它炒鸡蛋。香味里包着一点点的甜味,至今仍是我的最爱。然而,今天,河边没有婀娜多姿的身影,只有荒芜的草地。

同学家后面有几棵桑树。每年暑假,我有事的时候都会跑到他家。我们爬上树,摘下许多紫色的桑葚,津津有味地吃着,常常把它们的鼻子和嘴角弄得黑黑的,像舞台上浓妆的人。离开家乡这么多年,不知道那些桑树还在不在。也许它早就像其他树一样消失了。

看着窗外的银杏、樟树、樱花,我找不到任何温暖和幸福,反而滋生了一种挥之不去的失落和压抑。时光飞逝。杏树、槐树、桑树都落在昨天的尘埃里。我还能在哪里找到童年的足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