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该放在哪里 ,写作者: 任姗姗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时速300公里的高速列车在广阔的土地上飞行。即使只有三天假期,和我一样,很多人还是重拾往日的匆忙,奔向那个叫做故乡的地方。

故乡,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地理概念,它指向的是一个精神记忆的家园。在乡愁的深处,窗帘被缓缓拉开。时光倒流,枯木逢春。有你熟悉的声音、颜色、气味,有催你天涯海角的初心,有最柔软最温暖的心。

这个假期,当我穿过重重的雾霾,重新审视家乡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个有着挥之不去的梦想的家乡,只存在于我的记忆里。麦芒金黄的田野,如今已是高楼林立,曾经长满绿草的山间回荡的机械轰鸣声让人眩晕。那个曾经宁静悠闲的小镇正在变成另一个“小北京”“小上海”,它甚至没有模仿城市的现代性,却被烟雾和拥堵所污染“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失望,和我一样失落,和我一样想家,一样无处安身?

一切都变了,一切都在走向相似的结局。在城市化速度最快的过程中,家乡越来越陌生,面目越来越模糊。就像我们用相似设计的手机,穿相似款式的衣服一样,今天要面对的“外观相似又如此陌生的家乡”。

怀旧不再是一种酸甜苦辣的思想。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我们失去了很多吗?

如果扬州不是一座月明的绿城,李白“故人西出黄鹤楼,烟花三月出扬州”,为何如此诗意?

如果深巷不再铺满砖瓦,小桥流水,陆游的“小楼整夜听春雨,明代的深巷卖杏花”为什么这么有意义?

当胡同小巷、白墙瓦被“现代性”连同人们心中的历史记忆和诗意一起淹没,我们的后代是否还要去博物馆寻找乡愁,寻找我们自己的文化记忆和民族认同?当时我们如何向历史解释?

我去过一些地方,看到了现代与传统并存的风景。这让我相信,现代城市不是农村的简单反应,农村也不是城市的地理对应物,城市化当然也不意味着农村的终结。老了,老了,传统了,不一定一文不值,一文不值。建一个新的,当然不是推倒旧的,旧的,传统的。建在废墟上的“新”必然会埋下无根被动、基础薄弱的危机。

诗人艾略特说过,我们所有探索的终点都会回到我们的起点。如果我们认同城市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那么就不要轻易破坏这种美好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因为城市生活不仅关乎我们的物质欲望,更关乎我们的精神诉求和我们内心的无限广阔。一个伟大的城市应该容纳昨天的故事。

我的安心是我的家乡。请不要让我们的家乡成为你想回去却回不去的地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