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 、撰稿: 曾利华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临近除夕,气温骤降,空气似乎结冰了。此刻,我正捧着一杯热茶,盯着茶几上的手机。

手机铃声像音符在琴弦上跳跃,有节奏地响着,但我根本不想接。

这个电话是来自这个国家的一个亲戚,吴斌。我已经快一个小时没有接他第五次电话了。

说是“相对”,其实不知道转了多少圈。

自从担任主任以来,我的“乡下亲戚”突然多了起来,见过的和没见过的都不请自来。

还有一些“亲戚”,风尘仆仆的从农村过来,别忘了带点土特产。

当我推开它时,云挂在他们的脸上,他们会说:“乡下生产的东西,你不喜欢吗?”

好在他们来找我做的事情都是小事,比如孩子学习,领身份证。

前不久回老家,又来了一群素未谋面的亲戚“ ”来找我,手里提着一些花生栗子,据说是原装的,比超市还正宗,不能被你推开。尤其是吴斌,他带着一袋20磅重的蛇皮花生,所以他跳进了我的车里。

吴斌还拿出一个红包塞在我口袋里,说这是我第一次开新车回来,恭喜我,但我还是推掉了。

我知道吴斌很有礼貌,因为两个月前,我帮助吴斌做了一些事情。那天,吴斌几经周折找到了我住的地方,说要在他的宅基地上盖房子。前期的基础资料准备的很充分,他想让镇政府调查规划一下,早点给答复。我认为这不是原则问题,所以我给乡长打了电话。

回到城市后,我掏出口袋,丢了身份证……

当我恢复思绪时,吴斌的电话终于挂了。

当我老婆看到我看手机却不接时,忍不住问,你是谁?

我说,远房亲戚吴斌以前来过我们家,你上次下乡也见过。

老婆“哦”,说,人家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也许赶时间。

会是什么呢?也许我还能为你做点别的!

我老婆白了我一眼,走到窗前,推开窗户,一阵冷风夹着细雨进来了。

他的妻子探着头走下楼梯,转过脸说:“吴斌在楼下,手里拿着一个包。我真的有话要问你。”

我走近窗户,朝楼下望去。我发现吴斌左手拿着一个蛇皮袋,右手拿着一个球,放在嘴上,保持呼吸。浓密的头发,覆盖着白色的水滴,向上冒着热气/

我收紧衣领,缩回身子,关上窗户。我老婆看着我,好冷,让吴斌上来?

我伸手去拿茶几上的电话,找到了吴斌的号码,然后拨了回去。我一接通电话,吴斌颤抖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起。表哥,我是吴斌。我忘了你住在几楼。我想去拜访你。请打开安全门。

当我打开门邀请吴斌进来时,吴斌拒绝了。

吴斌哆嗦了一下,把蛇皮袋塞到我手里,说:表哥,这是几斤猪肉。我家杀过吃的猪,没有喂过饲料。

我心想,这么冷的天气,吴斌不是来城里给我送猪肉的。他必须向我要些东西。

我在等吴斌说话。

但是吴斌什么也没说,他说的都是客气话。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吴斌,怎么了,你说吧!

吴斌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

我说,你说,什么事,我会尽力帮你的!

现在吴斌明白了。他脸红了,说,没什么,表哥。

真的没什么!哦,对了,你上次回老家的时候身份证丢了。

吴斌边说边从上衣口袋里伸出手,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纸袋,拿出一张身份证,笑着递给我。

你……看着吴斌还冒着热气的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吴斌给了我一个害羞的微笑,然后快步走下楼梯。

听着吴斌咚咚的脚步声,我喊道:吴斌,新年快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