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缝的记忆 ,来源网友: 谢冬梅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油菜已经种在地里并施肥了。山上的柴火已经砍了回来,捆起来,堆在门前山坡上的老槐树周围。卷心菜和萝卜种植后不久,它们在土壤中长出了新的绿色。秋收的稻谷被收进仓库,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一年的最后一个季节是在北风之后。

如果秋天是萧条,冬天是干净的。万里无云。过去的山,没有杂草,没有荆棘,只有几棵树干枯了,就像秃顶前不愿离去的几根细毛。在地里,收获后,不管有没有土地,稻草堆都在消失。

当时农村的冬天是这样的。山上山下,凡是能点燃的都砍回家当柴火烧,甚至那些藏在地下的树根,我们也不会放过,一根一根挖回家晒干做柴火。

正当我们追着北风攻城踢山坡上的房子时,爷爷来了。沿着田野里蜿蜒的小溪,像天使一样,在我们焦急的期盼中慢慢地走着。

我们都叫他爷爷,但实际上他不是母亲的父亲。在我妈遇到我爸之前,我爸是通过媒人介绍给一个女人的,但是因为不喜欢对方,他们没有爱情,而是留下了友情。爷爷是我们从未见过的女人的父亲。虽然关系特殊,但我们都很喜欢他。

爷爷的家离我们很远。当时没有车,只有步行。每次来我们家,爷爷都是天不亮就出发,背着大布袋,翻山越岭,天就黑了。在去爷爷家的路上,他不得不经过离我家不远的一家供销合作社。每次,他都会买几毛钱的水果,藏在袋子里。

冬天,我们的眼睛经常粘在田野里的小溪上。爷爷的口袋里有糖。在姐弟中,只要有人发现小溪远处的影子,就会一起呼唤迎接。往往,当我们跑过去的时候,是别人。大家都垂着头,一路踢小石子,失望而归。如果是爷爷,他在拉,前呼后拥,围着爷爷跳。爷爷从包里拿出糖,每人一颗。

水果糖果。一毛钱八个。普通的红花用白色背景的薄纸包着,两头扭着,纸里放着糖,甜甜地躺着。我们拿起糖,放在鼻子底下,反复深深地闻了闻。然后,小心地松开纸的两端,将其剥离。糖,浅黄色,有点透明,有丝滑的质感,像天上的云。

冬天,每个家庭都应该雇一个裁缝。一岁大小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冬天做的,有洞的衣服和裤子都找遍了,所以裁缝在家,补丁加补丁。欢迎两三天,也欢迎八十天。我们家花的时间最长,因为我们爷爷是裁缝。我们的裁缝,是半个月。每年,我爷爷都会来给我们做新衣服。

爷爷每隔一段时间就把包里的糖给一次。在过去的半个月里,我们都在追求他。

爷爷选了一间房子,拆了两块门板,用高凳子把两头立起来,切割台就出来了。布,带花布,多以红色背景上的花,格子布和蓝布为主。蓝布是奶奶用粗白布染的,容易掉色,给大人做衣服。红花布为我们做棉裤,格子布做秋衣,绿布做裤子。

起初,只有牛仔和卡其色。后来,有了的确良、东方丝绸和羊毛。颜色越来越多。

缝纫机是父亲答应给母亲的嫁妆。结婚几年后买的。爷爷把缝纫机头从缝纫机的大木头肚子里拿出来,倒过来,嵌在架子上。然后将机架铁轮上的皮带从机腹取出,放入机头右侧小转盘的颈部。安装机器,移动小木凳,坐下。双脚踩住缝纫机的踏板,用手板转动转动头上的小转盘,然后双脚踩住踏板。缝纫机转动,长针快速钉上钉下,针下的牙板也一前一后移动。

我们排好队,站在爷爷面前,爷爷用一把窄窄的木尺给我们量尺寸。袖长、肩宽、衣长、胸围、裤长、腰围、裆长、腿宽,这些都要我爷爷一个个量。做衣服,每件都是自己的,长度和尺寸完美契合。

我想知道他怎么能记住这么多不同的数字。爷爷平时很少说话,但在我无赖的推搡和移动下,爷爷终于笑着把眼睛从老花镜里拿出来,看着我说,“这个数字我记不住了,那我能当什么裁缝呢?”

爷爷有一把大剪刀,剪布的声音就像我们咬黄瓜一样。我喜欢站在我爷爷旁边,看他用粉在一块布上画画。有实线和虚线,有时他会做一个小叉子。沿着这条线把布切成小块。大块的布叠在一起,卷起来,用破布扎好,用活结扎好,放在一边,去布上画画。所有的布都被切成小块,捆起来堆在一起。

爷爷切这些的时候,我们都围着他。几个高个子的兄弟姐妹倒在柜台上;矮个子,踮起脚尖伸着头;真的不够。拿个凳子,把它放上去。每个人都想依靠爷爷最近的一个。所以,挤在黑暗中。站在凳子上的人被压倒了,大哭“ ”。爷爷看到后,放下剪刀,从我们身上挤出来,举起地面,神奇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有了糖,哭的比关机的机器还快,所以马上停止。拿糖的人自豪地对我们微笑。

一天在黑暗中,除了吃饭,我爷爷倒在缝纫机前。机器声“咔嚓”,从清晨到深夜。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爷爷没有腿给我们做新衣服。我非常想念我的祖父。春节期间,我和同村的人一起去了爷爷家。爷爷家太远了,我很后悔和他们一起去。一座山与一座山相连,当它下山时,它又会再次上山。真不知道爷爷那些年是怎么一步步来到我们家的。

去我爷爷家。两座低矮的房子,泥桶似的墙壁,铺着稻草。一张小床,像一张临时切割台,上面铺着稻草,一条白色军用被子用棱角叠好。我爷爷弓着背,拉着我的手,笑了又笑。满脸愧疚,“爷爷的包里没有糖了。”

我摇摇头。对爷爷微笑。一直以来,和爷爷唯一的交流就是有笑有哭,摇头点头。我爷爷的世界很安静,所有的声音都在他的外面。爷爷年轻时是一名士兵。在一次战斗中,他的耳朵被炮弹的声音损坏了。从那以后,他只笑,很少说话。

冬天晚些时候,我爷爷再也没来过我家。田野里的小溪还在蜿蜒,但已经没有我们期待的身影。

我小学毕业。初中的时候,爸爸对我说,“不上学了,去学裁缝吧。女生,只要有一门手艺,不需要看那么多书。”

我不同意。坚持每天上学。我初中毕业,爸爸说,“初中毕业后,正式去学裁缝。我们村的女孩小学毕业后都去学艺术了。”

但是初中毕业的时候,却意外考上了一所中专。父亲不同意我继续学习,决定放弃这个录取通知书。但是就在开学前,一个学生的爸爸专程来我家买我中专的指数。我父亲受不了别人的轻视,所以我很幸运又有一本书可以读。

毕竟剪裁的技巧跟我没有机会。

这些年来,我养成了过年穿新衣服的习惯。随着春节的临近,孩子们总是被带到街上买新衣服。街上到处都是服装店,柜子里挂着很多衣服。

然而,我裁缝的爷爷永远不会看到这么多新衣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