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写手: 乔山峰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我父亲不喜欢洗澡,甚至讨厌洗澡。这是我们姐弟的共同记忆。但现在不同了。

“爸爸总是很挑剔。每天他从地里回来,都要赶着洗。”每次回家,妈妈总是唠叨个不停。“别告诉我,洗澡真的很舒服。”站在一旁的父亲话语中有一些自豪和满足。

在我的记忆中,我家乡的农民很少洗澡。即使在三伏天,他们也只是用毛巾在脸盆里蘸点水,擦拭身体。与其说是洗澡,不如说是享受那一刻的清凉。父亲平日从不洗澡,过年只在村煤矿上的工人澡堂洗澡。员工澡堂平时不对外开放。节假日,看门的老人会视而不见,让附近的村民进来。

除了一个小水池,澡堂里只有几个淋浴头。空气中到处都是混有污垢和水汽异味的肥皂。即便如此,这里仍然是村民们唯一可以清洁身体的地方。父亲会像其他人一样溜进澡堂,脱下衣服,跳进游泳池。裸体的人泡在水里,互相挤压,就像刚下锅的饺子。只有你早一点走,你才能知道水池里有水。如果赶上“煤黑子”下班,池水会瞬间变成一滩墨水。人们不禁怀疑这是澡堂还是高人一等的大砚池。但人们似乎并不在乎。他们还是舒舒服服地泡在水里,坐在泳池边,有说有笑地擦肥皂,熟练地用毛巾把背拉上拉下,泡沫溅得到处都是。

现在看来,父亲并不反感洗澡,也不在乎卫生。

我的家乡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那里的庄稼靠天气,吃水靠老井。每天黎明前,人们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村头的老井里接水,接的水先倒入水箱。因此,大水箱已经成为每个家庭的必需品。说到干旱,老井太弱了。村民只能小心翼翼地从井里刮出一点黄泥,挑回家倒入水箱澄清后再吃。井台旁边排列的水桶总是保持几十米长。

我家姐妹多,女孩子爱干净,水自然落得快。父亲不喜欢看到他的姐妹们浪费水。他们背着父亲洗头。如果他们不小心,就会被训斥。当时有很多人一年只洗一次澡。当你去老井排队拿水回家洗澡时,邻居会戳你的脊梁骨。甚至有人说:“体谅一下,为什么不把生命托付给城市?”当时,吃水是个问题。哪里有多余的水洗澡?

改革开放后,家家户户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村里好像有很多浴池过夜,可以洗大水池和包间。每次洗澡都挤满了人,尤其是在新年,洗澡的时候,人们都要排队。高中毕业的时候,爸爸带我去离家不远的小浴池洗澡。我第一次享受到搓背服务。在毛巾和皮肤来回摩擦的过程中,形成的污垢滚落下来,浑身发痒,我的心脏剧烈跳动。我爸冲我笑笑“嘿嘿嘿”。这些我记忆犹新。

世纪之交,昔日的小浴池升级为现代洗浴中心。参加工作后,充裕的经济条件给了我带父亲洗澡的机会。宽敞明亮的洗浴区,只是洗浴池,还有几个恒温池、热水池和冷水池。池水清澈见底,碧波荡漾,清新的香气扑鼻而来,与当年的“墨池”相去甚远。各种免费的冷饮、茶叶蛋、水果整齐地摆放在水池边的冰柜里,人们可以随时享用。休息厅只是一个休闲胜地,有电影厅、健身房和足疗按摩。很多地方还赠送毛巾、内衣、袜子,并提供免费搓背擦鞋服务。“现在人们真的很享受!”父亲不禁感慨。至此,洗澡真的成了一种享受。

前几年,上级派了一个扶贫队到我们村,拨了水利专项资金,请了一个钻井队给村里修了一口井。从那以后,家家户户都通上了自来水。现在在家用水方便多了。只要打开水龙头,清凉的井水就会喷出“ ”。家里建了个浴室,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再加上淋浴喷头,打开阀门,水就从喷头里冒了出来,宛如清泉。沐浴在温水中,一个人不禁无忧无虑。“每天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原来“讨厌”洗澡的爸爸编了个顺口溜,大家一开口他就来了,开心极了,就像一个爱玩水的孩子。

每天早上,温暖的阳光洒在我的小院子里,洒在角落里积满灰尘的水箱上,洒在屋顶的热水器上,洒在村头的老井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