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流淌在眼中 、作家: 魏杏丽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二十年前的那个冬天,我被分配到离县城十几里的一个乡镇卫生院工作。医院里没有宿舍。下午下班后,我骑着自行车回了县城阿姨家。那时,我奶奶帮助我阿姨照顾孩子。每天早上六点多,奶奶都会叫我起床,窗户还是灰色的。我下楼,打开车门,推着车。我总能听到奶奶推开窗户,告诉我:“在路上慢慢骑。”我答应着,抬头看见她深情地看着我!

当时奶奶已经患了好几年的白内障,看到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但是我下楼的时候她却能准确的算出一系列的动作!

奶奶今年90岁了,眼睛更浑浊了。每次去看她,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告诉她:“慢慢下楼,慢慢上路。”而我下楼后,她一定是站在窗边看着我要经过的路。

我十几岁的时候,看着隔壁姐姐结婚,周围的人都眉开眼笑,孩子在玩,忙忙碌碌,大人在谈嫁妆。我和一群朋友围在姐姐身边,面带无辜的笑容,看着花枝招展的新娘。该结婚了。在主房间的长椅上,坐着穿着新衣服的叔叔阿姨。几个新人在阿姨叔叔面前鞠躬、鞠躬、鞠躬、鞠躬。接受了新人们的崇拜,舅舅看起来很不自然,舅妈的眼睛也红了。

那时候老家的习俗是,女儿结婚那天,爸妈不和所有的亲戚朋友一起去男方家。新娘和新郎走出大门,周围都是人。在鞭炮声中,夫妻俩坐车离开了。红色的烟花纸展示了刚刚在这里举行的婚礼。

街坊也在一阵笑声中散去。我去了大娘家,才发现舅舅换了新衣服,穿了平常的衣服,舅妈每天系着围裙擦洗锅碗瓢盆。他们一个个聊着:“,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女儿早上吃得不多,不知道能不能在那里吃顿热饭。”说着话,阿姨靠在门上,朝大门外已经走远的婚车方向看去。她的眼神孤独而不甘,直抵她的内心……

这些年来,我和哥哥住在不同的城市。我妈因为晕车来来去去,大部分都选择了坐火车旅行。那一次送妈妈去车站,我说去候车室,她没有拒绝。她过去常说我工作很忙。当我到达车站时,她从未让我进入候车室。她总是催促我离开,让我不要耽误工作。

火车进站了,透过候车室的玻璃看着她,肩上扛着一个大包,左手拎着一个小包,右手拿着一个水杯,和拥挤的人群一起慢慢地走着。一群群的人挤在火车门口,个子比较矮的妈妈被挤到人群里后很尴尬。她渴望抓住门边的扶手。最后,其他乘客上车后,她妈妈走路不稳,上火车有点困难。别忘了在车厢入口处向我挥手,示意我回去。

像大多数中国父母和孩子一样,我们不习惯使用温暖的词语,比如“我爱你”;或者用直白的肢体语言,比如拥抱,来表达对对方的爱;很多时候,流出的眼神都是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