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红李的童年 ,写手: 章铜胜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和童年有关的东西,比如妈妈的眼睛,温暖而美丽,像丝绸一样,捕捉思绪,把握心情。无论你是离开还是靠近,无论你是有意靠近还是有意疏远,那些东西和事物总是在不经意的回眸中温暖,撞击着你内心最柔软的一面,比如我的童年。

我爷爷的房子前面有一棵老杏树。我和表哥可以手牵着手聚在一起。杏树低,不高,只比屋檐高,但是又粗又好爬。

爷爷家院子东边有三棵高高的桑树,树干粗得比屋顶还高,夏天树荫茂盛。路人会看着它羡慕地说,好直的树。我和表哥关心的不是桑树的笔直,而是桑树。酸甜的味道让我们很早就佩服它了。

三月,我们看着杏树像湿润的黑铁一样的枝条,想着去年哪根枝条上的杏子最甜。一阵花雨催着杏花开了,粉红色像一朵云,飘在爷爷家的屋檐前,低低的仿佛触手可及,仿佛那些香甜的杏子很快就可以摘下来放进我的嘴里。

风雨使花开花落。当杏花凌乱,地面泛红时,杏树的叶子吐出来,短暂的花开得灿烂,仿佛只是为新叶的诞生铺路。杏叶有点淡黄色和绿色。在春天的阳光下,它们害羞而温暖地成长。他们打开一把绿色的小雨伞,绿色的凳子堆积起来,膨胀起来,变得越来越厚,越来越密。再抬头,从漏进来的阳光中,我们可以看到毛茸茸的绿色杏子,藏在树叶的底部,挂在树枝下,诱惑着我们看起来又绿又馋,一股酸味在我们口中溢出。就这样,我们每天都眼巴巴地看着,直到青杏尴尬了,努力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黄。

表姐比较调皮,在黄之前,他就开始爬树,每天摘几颗来品尝,生怕错过。摘下来,我们俩都酸溜溜地尝了一口,直到杏子熟透了,才露出满脸的笑,满嘴的甜,又甜又酸,仿佛我们是催熟杏子的大功臣。

当杏子成熟时,我们突然发现紫色的桑树从树上掉了下来。所以表哥比较忙,经常从杏树上下来,爬上更高的桑树。我吩咐树下的若丁,用手指着说,这里有很多水果。表哥在树上有自己的想法。先挑两个扔进他嘴里,再挑两个扔给我。表姐尝够了,然后开始左右采摘桑葚。

杏子放在口袋里,口袋里覆盖着蓬松的头发。我口袋里的桑葚,果汁把衣服染成了紫色。洗完之后,口袋里还有淡淡的紫色和浅浅的红色,花儿在阳光下盛开,像一面旗帜在童年的记忆里飘扬。

桑、杏、黄花有我酸甜的童年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