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日记 ,神谷姬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老年人童年的春节记忆

文本/李良

“当人们庆祝新年的时候,他们不吃肉,所以他们总有一天会过得很好,每一天。”时至今日,81岁的老人蒋还能记得这首打油诗。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每年都能听大人们背诵这首诗。几十年过去了,老人真的享受到了“日、月、年”的美好生活,但童年的春节记忆却永远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江是人。1935年出生的她,解放前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童年的春节记忆也与那个时代有关。“当时,贫困家庭过年不贴春联,不挂灯笼。只有富有的主人才有。”老人说。当时大年三十的深夜,富有的主人开始放鞭炮,村里的穷人提着小木棍灯笼在附近的寺庙里烧香,乞求更好的生活。

老人小时候,家里很困难。五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一个人养家。即便如此,老人的母亲每年都会给孩子准备新衣服,煮粗布绿做裤子,用草灰染白布做夹克,年年如此。“当时我家对面有个有钱人,家里很有钱。那所房子里的女孩穿着精致的布衣,戴着一顶丝绸帽子,边上有一朵粉色的花,非常漂亮。”老人眉宇间有一丝淡淡的笑意,可以看出她对那顶帽子印象非常深刻,那是当时人们羡慕的对象。

蒋还记得,她去亲戚家拜年时,母亲会提前准备4份挂面、1包零食和1斤糖。老人想起当时妈妈给了她五毛钱压岁钱,非常激动。“拿到压岁钱就开心,到处跑玩。”老人笑着说。

虽然小时候条件艰苦,但过年对江来说还是很有意思的。大年初一,她吃完妈妈包的萝卜丝豆腐和饺子后,就去村里和孩子们一起玩。“当时没有电,也没有电视,孩子们一起玩游戏。那些玩得开心的孩子现在几乎不玩了。”

当时村里人多,孩子多,过年异常热闹。每年,村里都有人在老舞台上唱戏。他们唱的叫黄儿歌剧“ ”。虽然孩子们不能很好地理解,但还是有很多人聚在一起,孩子们在中间跑来跑去,乐在其中。看“玩灯”也是老年人的兴趣之一。村里所有的年轻人都在玩灯。他们用红布把头包起来,用线把两头扎起来。老年人经常整天跟着他们。此外,村里过年还会玩船“ ”“狮子”“花鼓”…。“那时候,我从没想过我现在能过上好日子。平时就像过年一样,更要珍惜。”老人意味深长地说。

薛瑞飘春节

文字/颜延庆

30多年前的假期,娱乐活动简单,社交氛围简单。各单位领导干部在节日期间独自深入基层,向工人之家送去问候和关怀。例如,在春节期间,我们和一群人一起或挨家挨户庆祝新年。第二个春节,刚工作的时候,遇到了学校孙德迪校长,春节回家拜年。

那是1983年,春节刚过,日子又平静了。寒假前一周,晚上下了一场大雪。早上,外面已经是冰天雪地,出门很难。

“当,当……”一阵清脆的声音打破了雪天的寂静。“这种天气谁来了?”我带着疑问打开了门。

“春节快乐!你假期过得愉快吗?”伴随着浓浓的问候,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海军蓝涤纶卡普尔束腰外衣套装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双手拍打着;浓浓的眉毛上还粘着几颗晶莹的雪花;摘下帽子,将一绺绺银丝披散在一边,透露出蓬勃的英气;那张慈祥而善良的宽脸,闪烁着微笑,就像一个春风。“孙校长,这么大的雪,你怎么来了?”

“我骑自行车穿过雪地来到这里。”他伸出手说,“放假期间,我几乎逛遍了所有的教师之家,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说着,他伸出一只宽大的手。我惊奇地抓住他的手,心中充满了感动和善意:我想知道,在这种冰雪天气里,一个年近50的老人,从他居住的胡加寺骑到我居住的汉森村,有多难。……漂亮的字用不着太多。孙校长的善良和真实的行动在雪天照亮了我。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我想起了开国伟人毛泽东主席的一首优美的诗,——“飞雪迎春!”

真的,当年的场景依然温馨动人。

当时春节梦里的童话

文/陈群红

在20世纪70年代,对每个人来说,春节无疑是一年中最盛大的活动。尤其是孩子,不会一直思考和阅读,期待自己的眼睛是“蓝色”。过了腊月二十,我就迫不及待地等着爸妈蒸馒头、给馒头上油、剁馅做扁食,让他们享受美味解。有没有肉,先扔到一边。又圆又软又硬,让人头晕“ ”。闻到它是一种享受。

除夕夜,激动人心的一幕终于来了。

在鞭炮声的硝烟中,在燃烧的纸张和灰烬的徘徊中,在两支红蜡烛中,我的家人聚集在桌旁,每个人的脸都红了。桌子上,那些窝窝头或者红薯窝窝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蒸炒年糕、蔬菜丸子、蔬菜包、豆包、枣花、香鼻饺子。

盯着这些美味的食物,我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充满了弦,小脸绷得紧紧的,筷子也攥得紧紧的,生怕它不小心飞到哥哥手里。看到我的急切和不耐烦,爸爸笑着说:“好了,吃饭吧!”同时他告诉我:“不要慌,你是我们家的小家伙,没人会跟你打架。锅里的扁平食物都是你的了。”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的饺子绝对“又羞又好吃”。在饺子里吃一顿猪肉馅的大餐,绝对是一年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当然,作为春节的重中之重,吃不仅仅体现在生活的改善上。每次离开亲戚,妈妈都会慷慨地把所有退回的“水果”打开,让我和弟弟们早点尝试。一种常见的水果是新月形的糖角,其中含有一层粘稠的“糖浆”。咬了一口,甜如蜜。此外,搭配一些暗红色或椭圆形,或长圆柱形的水果蛋糕。还有最美味的“查果”小吃,因为价格高,通常很难吃到。

除了能吃好喝好!在孩子眼里,过年最大的乐趣就是玩得开心。在玩的过程中,最刺激的就是“捡枪”。赶上具体的30号,第一天,5号,15号。只要听到鞭炮声,拿起枪的孩子就像是踢出来的兔子,一个个洒下喜悦,扔掉冲刺。鞭炮一放,大家蜂拥而上,翻找鞭炮的碎屑。这些所谓的“战利品”其实都是无捻枪,放不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它剥开,铺一张纸,控制药面在里面扭动。然后烧一把香,轻轻戳一下药面,发出声音,火花就会在你面前爆炸。这个简单的游戏有个好听的名字——赤化。

然而,我最难忘的记忆不是吃饭,也不是玩耍,而是父亲给我寄压岁钱的时候。短暂的瞬间可以用“神圣”来形容。

我还记得父亲掏出一角或五分硬币时的表情,既亲切又庄重。给钱的时候他会给我们兄弟几个详细的“面对面”一个一个的,考虑哪些该花,哪些不该花,该花多少?每次,我拿到的钱最多,一毛钱……,我爸妈不用担心。开学时,我会主动还给他们。

“花一年比一年相似,一年比一年不同”。

静静回首,童年的春节如梦。当时我爸妈三代前就崇拜“陈氏家族”还有我爷爷奶奶。现在,我崇拜我自己的父母。照镜子,我的脸越不迷茫,抱着相框里失落的声音和笑容。春节期间我失去了快乐或悲伤的感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