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没事两个爸爸进城 :发表人: 张赤军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闲二爸肯定不姓闲,而闲二爸干脆不闲。

前年儿子动员二闲爹和二闲婆(二闲爹的老婆)进城养老,二闲爹不肯搬家,儿子叫七姨八姨给二闲爹做思想工作,二闲爹勉强答应试试。

闲二爹的外号是隔壁陈三爷取的,说闲二爹的女儿嫁了个好人家,儿子在城里找了个好媳妇。光是城里就有好几套房子,她还得到了一个聪明的白白胖胖的孙子。闲二爹和闲婆每个月都拿着政府的养老医疗计划,有了子女孝顺的钱,日子滋润多了。

在农村,像闲二爸这样令人羡慕的家庭并不多,陈三的外号多少有些羡慕和可恨。

去年年初,闲着的爸爸和闲着的奶奶们终于放弃了陪伴多年的锅碗瓢盆,儿子和孙子拉了又拉后,坐在儿子的宝马里。闲二爸的做派叫陈三爷,他不太喜欢。他说你可以去镇上享受生活,但你还是有猫腻。

事实上,我的第二个父亲无论如何都不想去城市是有原因的。早年,儿子带着二爸留在城里。才过了半个月,就被媳妇列出来了:上厕所不关门,在屋里抽烟,用袖子擦筷子,直接喝自来水,每次翻身都骂骂咧咧,早上起得太早还打乒乓声,进门不换拖鞋,随地吐痰,关门吵吵闹闹,从农村出来臭气熏天。

虽然儿媳没有当面说出十大罪状,但是儿媳为了这些事和儿子不和,二闲爹和二闲婆还是看了几分。除了孙子的泄密,第二个闲爹几天后还在媳妇家呆着,更别提他有多憋闷了。终于有一天,在第二个闲爸爸的授意下,闲女人说家里的鸡没人管,食物也没人管,她决心回到乡下的老房子里去。

我儿子这次进城很体贴。他特意在王宓社区给老两口买了一层楼,几百平米的房子。楼下是别人的车库。社区不远处既有卖蔬菜的,也有卖早餐的。附近还有一个社区活动室。住在楼里的人都是城里的打工仔,素质很高。

太好了。不跟儿子儿媳住在一起,你管不了老子,但是你舒服。

锅碗瓢盆、被褥、家具、彩电、洗漱用品都准备好了,闲着没事的父亲和闲着没事的女人很快安定下来。

入城第三天,儿子接到闲爸爸的电话,说是和物业吵架了。

争吵的原因是衣服的铺垫。因为地板很低,大部分阳光整天都被周围的建筑遮住了。无所事事的父亲发挥农民的智慧,在小区空地的几棵树之间拉了几根绳,轻松解决了晾晒衣物的问题。不能等到太阳落山,物业会找你,说小区不能擅自涉绳,你一听,闲着没事的爸爸就会生气,和物业吵架。儿子汗流浃背来到这里,把无所事事的父亲拖回屋里,告诉他城里的规矩是这样的,叫人在阳台上安装衣架。

拉绳事件发生几天后,儿子又听到老子手机打来的电话,这次又惹到了环保监察大队。

冲突是由洗衣服引起的。城市里有一个湖,城市里有一个通往湖的清澈的小港口。这位无所事事的父亲和无所事事的女人被热心的居民举报,说两位老人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小港洗衣服,污染了港内的水,影响了市内湖泊的水质。检查员开出了一张300元的罚单。闲着也不开心。妈的,我在乡下。我想洗多少池塘里的水就洗多少。我还可以冲洗夜壶。在这个狗屁城市,我洗衣服要交300块钱。现在我和检查员有麻烦了。头上冒着热气的儿子很快就来了,交了罚款,好说歹说才把闲着的二爸弄回家,说爸,你不用放洗衣机了,还跑了两里路去香港洗衣服。闲着没事的二爸哼哼着嘟囔着,水不贵,老子就是不给你省几个。

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第二年的春天。

春天,我的第二个爸爸又做了两件事。

一个是清明节快到了,二闲爹和二闲婆想给老祖宗烧点纸钱,就在路边找了个绿化带,大张旗鼓地烧,还想法低,遇到个路过的城管。城管说,老头,你这样做不对,大家都这样,人怎么能在这个城市生活呢?第二个闲爸憋屈又慌:“你家没有死人?”城管揪住理查德,打电话给同事,开出500元罚单。知道消息的儿子开车过来,小心翼翼地陪着城管。他交了罚款,也没太过分。

第二件事涉及绿化管理处。原来我二爸真的很忙。他在居民楼之间的花坛里种了几棵柚树。他怀疑原来的玉兰花和樟树遮住了柚树的露水,花坛影响了他窗户的视线。他立即找到了一把锯子和一把斧头,并像剥裤子的秃尾鸡一样砍下了木兰树和樟树的树枝。被物业发现并通知绿化管理处。绿化管理处二话没说,开出了800元的罚单。闲着没事的二爸知道自己这次又有麻烦了,但他没有对儿子说什么。他诚实地付了罚款,然后回家去低头抽烟。

晚上,闲着没事的女人对闲着没事的二爸说,老婆,我们回老家吧。这个城市不是我们待的地方。

闲二爹憋了半天,喊出一句话,不行!如果你想这样回去,那陈三爷就不会笑话死老子了。再说来回交了1600元学费。真不敢相信。老子不能在城里生活。

晚上,有一点噪音,但闲父亲的房子出奇的安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