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电荷 :作者: 段飞鹏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踏着冬日的暖阳,慵懒地徜徉在郴州西河风光带,影子随着夕阳越来越长。暮色中,苏仙区杜琪峰镇十里莲田,从昔日的壮阔、诱惑中退却,荷风飞扬,萧瑟萧条,无人问津。

不言而喻,对它感兴趣的人的美是可以忽略的。从夏到秋,从盛到衰,具有悲剧美的特征。我们可以将其与“昔日的繁华与辉煌联想在一起,浑而不沾,清而涟而无妖,直透外,不蔓生,芬芳而遥远,婉约而宁静”,从而对其孤独而冷漠的形象充满了遗憾、悲哀和怜悯。

残莲是中国文化和美学中的一个古老话题。我觉得还有另外一种美。明代画家吕纪画的《何灿鹰鹿斧》,笔墨新颖,意境优美。几片残荷,几枝芦花,把秋高气爽的景色渲染得淋漓尽致。现代画家张大千挥毫泼墨,但除了在齐白石的《残荷》中装饰了一只蜻蜓外,并没有画出残荷。但吴冠中的《残莲》略显水墨,用笔慈悲。我觉得它缺少了小沙的魅力。

从摄影师的角度来看,残莲的艺术质感极佳,但很少有人拍出它的沧桑、骄傲、悲悯和淡然。拍摄朋友雨人,或与礼佛有关,或荷花,或枯叶,或荷花,或他拍摄的茎骨,倒映在冰冷的池塘里,与水共舞,清凉,颇有禅意。

残荷的弱小、孤独、寒冷、破碎的场景,必然会把人拒之门外。艺术和生活有时会相互对立,这并不奇怪。其实生活并不完美,不完美也是一种美。认识你的人都很震惊,放不下;那些不理解你的人害怕回避它。或者因此,很少有人写,画和拍摄剩余负荷。残莲的文学篇章恐怕只有薛小禅读过、写过。她对残荷的定义有些独到:她认为自己低调,但霸气到酷。我觉得我又瘦又酷,但我还是坚强又多彩——。盛开的荷花真的很炫耀。她当然有炫耀的资本,但是看久了就会厌烦,厌烦,生出怨恨。

是的,这是残余。谁在乎它的过去?有些人就是喜欢。我喜欢它的性格,它的枯萎,它的颓败姿态。一朵盛开的坚强的莲花,它不属于我。残影在寒风中摇曳,他们在不畅中认出我只是惊疑,我总是用爱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我咀嚼着它们,发现了它们的属性:清醒、自知、坚韧、真实、骄傲和轻松。你看,一个独自享受的小女孩喜欢残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